·第9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9章

    组的

    人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正焕哥也来了,他轻声安慰我,带我离开了体育馆,稍晚的时候,我听到大人们的议论,原

    来,在打架前,带头的流氓说他绑架了我,以此来要挟大哥,可谁知道大哥就像疯了似的,突然大打出手,几乎要

    了他们的命,最后才知道只是恐吓而已,他们并没有绑架我。

    我想,我之所以立志做警员,另一个原因大概是,不想再看到大哥鲜血淋漓的样子,我能够保护我自己。

    一樽小瓶的蓝带威士卡,大哥几口就喝完了,咚地在冰柜上放下空酒瓶,朝我走来。

    我倏地挺直了背,这个动作实在是太不自然了,我很窘地看着自己的脚背。

    头还晕吗?他问我,微凉的手按在我的额头上,我摇摇头,他就势在我身旁坐下,去洗澡吧。

    洗、洗澡?我口吃了一下,望了一眼那个通透的浴室,有点紧张地说,我早上刚洗过,不用了。

    肚子饿么?叫阿权他们拿点点心给你?虽然大哥的语气是不瘟不火的,可我觉得大哥是在找话说,我疑惑

    地看着他,大哥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第一次,你可能会觉得不适应,可是放松就好,知道吗?

    我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有点没听懂,大哥靠近我,缓缓地吻住我,我闭上了眼睛……实际上,是由于面前

    的大特写,眼睛自然而然地阖上了,大哥的吻也很温柔,像是吹过松林的微风,我没有丝毫的不适感,所以也没有

    反抗,任由大哥吻着。

    大哥舔着我的嘴唇,伸入舌头,我有小小的排斥,大哥抓住我朝后退缩的肩膀,加深着吻,他摩擦着我的舌叶

    ,诡异的热度又开始攀升,我拧起眉。

    嗯……缠绵的舌吻发出湿润的声音,我脸红了,觉得有些过了,我暗暗推挤着大哥的胸膛,可是……

    等等……唔……!大哥的体重几乎全压向了我,我有些喘不过气,另外床铺也太软了,一来一去,等我回

    过神时,视线所及已经是雪白的天花板了。

    好重。大哥强壮的身躯紧紧贴着我,我觉得呼吸困难,起来啦!

    大哥没有动弹,片刻后手缓缓往下移动,房间内是极轻地衣物窸窸窣窣,我棉织衬衫的纽扣被极轻巧地解开了

    ,我的心跳声震耳欲聋,有些难以置信地抓住大哥的手,干什么啊?!

    你说呢?他紧贴着我的耳朵呢喃,灼热的气息吹进我的耳窝,我的脸蓦地涨得通红!

    大哥注视着我,漆黑的瞳仁里就像燃烧着两团火,这种眼神我并不陌生,可是我感到害怕,微微颤抖着。

    推开大哥,然后跑出去,如果我真的不愿意的话,这不难做到,警察局的监听船就偷偷地跟在后面,而且以我

    的水性,一定能够游到监察船上,可是这样任务就失败了,也会被李翰知道我们在调查他,要想再派卧底就难如登

    天了。

    为了获得老大们的信任,有的卧底甚至担任杀手的角色,他们杀人比谁都狠,打斗起来比谁都卖力,这样才能

    打入黑社会组织内部,掌握黑社会的犯罪证据,将其一举捣毁,我也是卧底,虽然只是调查单宗的案件,但是,我

    无法忍受自己临阵脱逃!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有一点嫉妒贤姐。

    我发誓,只有一点点而已,我绝不是想破坏大哥的幸福,只是……看到二哥结婚时我很高兴,看到三哥带不同

    女人回来时我很无奈,看到大哥从贤姐的跑车里出来时,我的胸口酸酸的,无尽的失落,甚至还隐隐作痛。

    这种感觉就像……突然间发现一直陪在身边的人离开了,他的眼睛不再看着我,他有了更重要的人,每想到大

    哥……已经不再属于我了,我就很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在很多年以前,在爸爸的忌日上,大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而不是贤姐的。

    所以,我想稍稍地自我满足一下,大哥会做的,也只有亲吻和拥抱而已吧?我没有交过女朋友,当然更没有接

    触过同性恋,我对性的认识一直是一知半解,不过,在扫荡非法舞厅的时候,有看到过几对,似乎就是……抱在一

    起而已?

    啊,嘴唇突然被咬了一下,我霎时回过神来,呆呆地望着大哥,什么?

    你在想什么?大哥反问,似乎有些恼怒。

    我……我无法说出口,这样不齿的想法,我怎么说得出来!

    大哥叹了口气,松开我,坐了起来,算了,我做不下去。

    因为我……不是女人吗?我脱口而出,大哥微微一愣,反问,什么?

    你在李翰面前吻我,我以为你喜欢男人,不过,我有点自嘲地说,如果你喜欢男人,怎么又会特意买钻

    戒……我真是……

    大哥从高中时就和贤姐在一起了,我到底在嫉妒些什么呢?我这样,只是在任性而已,简直是公私不分……我

    沮丧地想着,大哥伸出手,抬起我的脸,不是钻戒,是锆石,下星期是彩贤的生日,锆石是她的生辰石。

    哦……我讷讷地,我真是在自讨没趣,贤姐生日啊。

    女人啊,对生日,纪念日都是很看重的,别看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如果我真的忘记了,她可是会大发

    脾气的。大哥松开我,闲话家常。

    我不想听,可是一字一句是那么清晰地传入我的耳朵,我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毯,意识恍惚。

    对了,大哥的手突然按到我绷紧的手上,我说做不下去,是因为我不想在这里抱你,这里的味道糟透了

    !

    味道?对了,这是李翰的船,大哥不怎么喜欢李翰,不过……味道什么的,我不由看了看周围,这里打扫得一

    尘不染,就像高级套房,没有怪味啊。

    但是,大哥扳过我的脸,凝视着我说,那句话我要你收回,小风,我很不高兴听到你那么说,所以,我

    要狠狠地惩罚你一下。

    那句?是哪句?我眨了眨眼睛,不过对于惩罚这两个字,我可是立刻冒起了鸡皮疙瘩,不会在这里也要我

    罚抄家规吧?

    好了,脱掉衣服。大哥说着,手指轻轻地压上我的嘴唇,不准出声。

    不会吧……我瞪大眼睛,在心里哀号,大哥难道是——想打我?!

    以前是被他用竹藤打过屁股,不过那时候我还小啦,而且也是我不对,不该偷偷玩装了子弹的手枪,吓出长辈

    们一身冷汗!但是我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再脱光光地被打,很丢脸呀!

    快点。大哥催促着,声音有点沙哑。

    我涨红着脸猛摇头,窘促地说,不要,太丢脸了,就算没人看见……

    大哥的脸突然凑得很近,我吓了一跳!什……唔!

    突然就被吻住,大哥的舌头长驱直入,又狠好重,一下就夺走了我全部的惊呼,只觉得他不是在接吻,而是在

    『吃』人,柔软湿滑的舌头在我口腔内翻搅着,抚过每一处地方,狠狠地缠住我的舌头摩擦,我不时地吞下含有淡

    淡酒味的唾液,呼吸困难,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天旋地转,仿佛是一个世纪之久的接吻,我的眼角红红的,嘴唇被碾压得发痛,可是双手又被大哥用力抓着,

    动弹不得,唔……嗯……嗯!

    终于,在我的脸憋得通红时,大哥放开了我,我刚想抗议,他用手堵着我的嘴,我说过,不准出声。

    我张了张嘴,就像一个哑巴,迫于大哥平时的威吓力,真的说不出话来。

    脱掉衣服。大哥压低声音重复,他的手轻轻抚摸过我红肿的嘴唇。

    我不情不愿地脱掉衬衫,一边翻了个白眼,腹诽了他一大堆坏话,早知道就多学几句粗口,唉。

    我自暴自弃地解着裤子皮带,觉得屁股已经在隐隐作痛,但是伤得更多的,是成年人的自尊心啊!

    在我解开LEE休闲裤纽扣的时候,大哥突然说,别动。

    我不解地看着他。

    大哥的手摸上我的膝盖,然后缓缓上移,当他的手接触到大腿内侧时,我不安地动了动,大哥并没有多做停留

    ,我松了口气,尔后腹部一凉,大哥的手掌贴着我结实的小腹。<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