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3章

    一口气,手一滑——哇啊!

    下意识地将惊叫声吞进肚中,心脏猛地狂跳,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血色从脸上褪尽!

    恍惚中,我发现我的手在那零点一秒的下坠中,及时地抓住了窗框,可是它像失去了知觉,抖个不停,我的耳

    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就像有破胸膛而出,我的喉咙深处微微发颤,我舔了一下发涩的嘴唇,低头,看到脚下那深

    不见底的海面,依旧像很多人在同时踩水那样,翻腾着白色的浪花。

    我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抖得不像话的手臂,另一只手也抓住窗沿,爬了上去。

    我水性不错,并不怕掉进海里,只是现在的水温很冷,只有五、六度,突然掉进那么冷的水里脚会抽筋,还有

    ,有被游艇螺旋桨卷进去的危险。

    舷窗下就是长沙发,我摔倒在沙发垫子上大口大口喘气,我的脸孔朝下,看到的都是倒置的景象,房间的布局

    和隔壁差不多,就是装饰不同,这间房偏好红色,酒红色的地毯,淡红色的壁纸,红木家具,还有红色的台灯。

    我坐起来,揉了揉很酸的手臂,不敢浪费时间,决定从开始,按顺时针方向搜索整间房,比起胡乱地翻找,

    这更有效率。

    我掀起红色镶流苏的沙发垫子,没有东西,然后是检查壁式百叶衣橱,推开衣橱门,里面有十几件名牌衣服,

    整整齐齐地挂着,几乎都是新的,底下放着一个大号LV旅行包,我打开一看,空的,当即四下一摸索衣橱,没有隔

    层,也没有密码箱。

    我站起来,拉上百叶衣橱门,不浪费一分一秒地去搜查床头柜,还有床铺下面的储物抽屉,可是全都是空的,

    连张纸片也没有。

    我翻开枕头,掀起床垫一角,没有发现床下有暗格,最后连台灯下,地毯,浴室垃圾桶都统统看过了,找到的

    只有火柴盒,破掉的丝袜,和纸巾而已。

    这个房间太干净了,什么东西也没有,我这样想着,颓然坐下,这里干净得不像一个流氓的房间,李翰没读完

    小学,十四岁时就跟着街头的流氓混,偷抢砸打,吸毒强奸,可以说是坏事做尽,这样一个人,会爱干净?

    李翰还有一个性格特点就是猜忌,就是这种疑神疑鬼,过分小心的性格,让他和原来的老大闹翻,自己另立门

    户。

    我顺手摸了一下床头柜,有烟灰,没有烟灰缸,李翰坐这里抽过烟。

    直觉告诉我,这房间里肯定有其他暗格,不然李翰把白粉藏在哪?他是瘾君子。

    我定了定神,想像这个房间有什么地方可以设置暗格,又不让人注意,我看着床头柜,李翰坐在床边抽烟,又

    离开了,我弯低身子,手指陷进地毯里,细细摸索了一下,没有烟灰,证明李翰的坐姿是稍稍面向床头,吸一口烟

    ,把烟弹进烟灰缸,后来又拿着烟灰缸出去了,所以,床头柜上有一点点烟灰,还有……

    我打开台灯,蹲下身子看了一出红木床头柜表面,有酒杯和烟灰缸留下的淡淡印记。

    就算李翰只抽了半支烟,可是,谁会不理会那么美丽的汉江景色,而对着光秃秃的床头抽烟呢?

    而且,这么大的游艇难道只有一个烟灰缸,要他这个流氓老大拿上拿下,除非,他不希望这里有任何东西,引

    起别人的注意。

    我盯着床头,它是红木制成的,有几条很简洁的雕刻线,像龙的胡须那样卷起着,我凑近看,发现光亮的木版

    边缘,有手指印。

    我很兴奋!刚想看看这床头板有什么机关——

    我拿了钱马上就来……

    走廊里有人说话,哈哈大笑着,一个声音是李翰,另一个声音是大哥?

    我大吃一惊,他们打完牌了?来不及细想,就听到门锁被转动的声音。心跳似乎在那一刻停顿,我以极快地速

    度奔向舷窗,李翰并没有进来,他在门口,手搭在门把上,推开了一条缝,和大哥说话。

    朴组长,您的手气可真好啊,连着三次同花顺,我在拉斯维加斯都没见过!李翰逢迎拍马,好像急着借这

    次旅行和金佚组拉上关系,我想了想,趁他们说话的那会儿,轻轻地推开百叶衣橱门,躲了进去。

    朴叔手里有一张草花10,我手里有一张红桃10,没想到您竟然能翻出黑桃10,二十几副牌,您不是同花顺,

    就是铁支,难怪您的赌场是韩国最大的!

    李翰拍着马屁,又说了几句和牌局有关的话,突然话锋一转,神秘兮兮地说,对了,他还听话吧?如果不过

    瘾,我这有很好的东西,保证他……

    他很好。大哥打断李翰的话,低沉的嗓音像匕首一样具穿透力,就算看不见,我也可以想像出大哥此刻的

    脸色,一定是严肃而冰冷的,果然,李翰感到自己说错话了,语气不再轻佻,讪讪地说了一句我马上就下来,

    就推开门进来了,顺手砰地把门关上。

    一关上门,李翰的脸色就变了,黑沉沉的,眼神狠毒而阴险,妈的!头顶上长眼睛,什么东西!他狠狠地

    唾了一口唾沫,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快步走到床头。

    好在我之前一边寻找证据,一边重新整理,不然肯定露出马脚。

    李翰在床边坐下,毫不迟疑地伸手,在床头左侧——也就是床头柜的方向,轻轻一按,红木床头板嚓地弹开一

    条缝,我蓦地屏住呼吸,一边觉得自己大概是活腻了,一边还是悄悄地拉开衣服堆,透过百叶间隙,看个究竟。

    木版下,原来是电子保险箱,嘀,嘀,嘀嘀,我听着李翰按密码的声音,记着他手指移动的方向,郑彬曾经说

    过,我之所以能当上员警,是因为我那可怕的直觉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不然,以我这种性格和闯祸的次数,早就

    被踢出警校了。

    李翰从保险柜里拿出两叠钱,好像是美金,起码也有两万,然后他关上保险箱,站起来,左右环顾了一圈,走

    出去了。

    游艇上本来就没多少人,他大概认为没有人会偷潜进来(就算进来也找不到东西),所以根本没有打开衣橱查

    看。

    爱猜忌的人,都很自信——盲目的自信。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拼命地呼吸,简直快虚脱了,我擦着脸上的汗,一手拉开衣橱门,迈出第一步,发现

    脚是软的。

    但是我不敢拖延,万一李翰忘记什么,中途返回就糟糕了,我可没有好运到连续两次都不被发现,我疾步走到

    床头,学着李翰的动作,打开了床头板。

    一个长方形的钢铁保险柜嵌在墙壁里,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努力回忆着李翰手指的动作,左上,右下,左上

    ,左下……我看着保险柜上的液晶荧幕,显示出****的符号,再按了一下确认按钮,哒的一声,保险柜开了。

    我瞠目结舌地瞪着保险柜,里面有很多钱,起码有三十万美圆,塞满了保险柜上下两层,还有一些债券,是国

    外的。

    毫无疑问,这些全是来历不明的收入,在韩国赌场,名牌店铺转一圈,可能就变成合法收入,我记得元锡哥说

    过,洗黑钱的方法之一,就是买入大量名牌,在其他地方廉价卖出,以回收资金。

    可是,这些钱不是我要寻找的证据,李翰会拒绝承认这些钱是他的,或者更直接地——焚毁。

    我又看了一下保险柜,有点奇怪,好像外表和容积……不对称。

    就是感觉上应该是很大的盒子,打开后却发现他很小,只能装一点东西,只是这个保险柜没有小得那么明显罢

    了。

    我拿掉就叠债券,敲了敲保险柜里面的钢板,咚咚,是空的,使劲一推,钢板立刻向后移,露出另一个保险柜

    ,原来如此,我差点跳起来尖叫了!

    我把礼貌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有十四本护照,一整盒钻石,这些钻石切割得很好,晶莹剔透,每一粒都有

    两克拉以上。

    李翰真的那么有钱?

    我摊开护照,有美国的,俄国的,韩国的,中国的,这些护照上都有名字,国籍,居住地,签发日期等事项,

    可是除了一本俄国护照,其他都没有照片。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