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7章

    >

    最受父亲疼爱的小儿子,行踪诡秘,时常『生病』,也就不方便经常公开露面,我听说,有些组织想通过我巴结父

    亲,但是都被大哥拦下,哪些真金白银的礼物,也统统被大哥退还。

    说实话,如果不是大哥,我的日子可能没法过得那么自在。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圣诞礼物的事情,机动车停车位在停车场靠近后门的地方,我走过去,和看守的阿伯打声

    招呼,找到了我那辆红黑两色的运动型雅马哈摩托车,我踢起支撑架,跨上机车,正想戴上头盔时,看到阿伯惊慌

    地站了起来。

    嗯?我听到一阵刺耳的摩托车突突声,从停车场另一个方向急速驶来,还有好几辆,我感到来者不善,立

    刻戴上头盔,插入钥匙。

    摩托车发出奇怪地嘎嘎声,好像发动机无法点火,我疑惑地弯腰查看了一下,车子被人动过手脚,火花塞坏了

    。

    我看向阿伯,他既心虚又胆怯地躲到了桌子后面,不敢抬头。

    XX!我愤愤地骂了一句,下车,想车最近的后门逃走,但是已经迟了,四辆全黑色的本田摩托车,以风驰

    电掣的速度,团团将我围住,他们一共有七个人,拿着铁棍,戴着黑色头盔,头盔下面好像还戴着面罩,我看不到

    他们的脸,他们突突突地加大着油门,一边围着我转圈,我死死地瞪着他们!

    突然,一个坐在后座的男人猛地举起铁棍,朝我的后脑勺用力砸来,我急急一闪避开了,但是右边又刺出一条

    铁棍,我那摩托车头盔档了一下,突然小腿剧痛,有一个男人甩出了铁链,卷住了我的脚。

    他用力一拉铁链,我摔倒在地,被他脱出去几米,其他几辆摩托车依旧围在我旁边,我看到磨损得很厉害的轮

    胎,在我的脸孔边徘徊。

    有人拿铁棍戳我的肩膀和手,我愤怒地瞪着他,远处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我奋力挣扎想踹开铁链,一根棍子

    狠狠地砸上我的后脑勺,很痛……耳朵嗡嗡鸣响,我看到鲜红色的血沿着脖子滴淌下来,我撑起身体,可是眼睛前

    面越来越黑……

    喂,有人来了,快走!

    昏迷前的一刻,我感到自己被他们拖了起来,押上了摩托车。

    呜……我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痛苦地蜷起身子,看到前面有很刺目的光,我用手挡住灯光,发现那是落

    地摄影灯架,紧挨着一些凌乱的铁架,房间很小,没有窗,我的身下是一床摊开的被褥,而右手边,是两张油漆的

    木椅子,还有一台小电视机。

    我摸了摸脖子,发现血迹已经干涸,而后脑勺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我有点头晕,站不起来,勉强撑坐起

    身体,打量房间。

    墙壁粗糙不平,连白色墙灰都没有刷,地板也都是灰尘和石砾,角落还有吃剩的饭盒和水瓶,没有门,只有一

    个门框,用一块蓝色布帘子遮着,我回头,看到身后的墙壁上,贴着很多海报,我觉得眼熟,定睛一看,竟然是母

    亲的剧照?!

    门帘外,有说话的声音,然后,一个穿着蓝灰色短马甲,胡子拉碴的男人撩起门帘走了进来,他身上有股很大

    的酸臭味,一进来就充满整个房间。

    看到我醒了,他也不意外,径自走到铁架旁,弯腰,掀开地上一个用黑布遮着的东西,是摄像机。

    他扛起沉重的摄像机,检查了一下,对着我试镜头,突然开腔,你没有经验吧?车轮战哦,会很辛苦,你要

    不要先吃点药?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