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吃乳吃乳H
底色 字色 字号

6吃乳吃乳H

    “嗯~”
    苏娘应声娇哼一声,掺了水的娇哼尤为娇媚。
    姬墨舒面红耳赤,她不懂,为何苏娘总是要发出这种声音,这样的声音她从未听过,就像哼叫,却又有一丝难言之隐的感觉,声音不大,却实属让人难为情。
    常年居住在深闺的姬大小姐不停的在脑海中翻找着曾经翻阅的博览群书,可是却没有一本书会告诉她这样的声音是什么。
    她抬眸轻望着苏娘,苏娘却已经一改方才悠闲自得的神态,而是与她一般赤红着脸,眉目湿润,浸了水雾的眸子湿漉漉的,似是有一丝情愫在里面,她看不懂,却仿佛被那双眼看进了她的心底。
    记忆深处似乎曾经也瞧见过这么一双眼,这双琥珀色的眸子,明亮璀璨,里头泛着宝石般的星光,十分熟悉。可正要想起来的时候,脑子暮的一疼,随后只余一片空白。明明很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唔!”
    “怎么了?”
    “无事,就是忽然头有点疼。”姬墨舒捂着头,痛的直抽抽。
    “现在可好些了?”苏娘轻轻按着姬墨舒的太阳穴,试图帮人缓解疼痛。
    许是按的太舒服了,姬墨舒舒服的趴在苏娘的双乳间,竟然不由自主的哼哼唧唧。方才还困扰于苏娘为何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现在她自个儿也发出这种娇哼声,难道,这是舒服所致?
    “好多了。”
    “既然如此,小姐便请用罢。”
    苏娘重新躺了下来,还故意挺了挺胸,让那本就傲然的乳子变的更为挺立。两只乳依旧是如同灌满了水的皮球,沉甸甸的,里面蓄满了乳汁。
    姬墨舒的脸颊泛着赤红,她学着昨夜苏娘教的法子捧着其中一只乳,许是涨奶的太过,她都没有用力捏,乳首便已然漫出乳白的汁液。乳汁把娇红的乳首染上一抹白,不由得让她想起阳春白雪,腊月红梅。更多的乳汁顺着乳房的弧度流淌而下,化作水珠般挂在皮肤上,正散发出勾人的乳香味。
    常言道,乳,是最为珍贵的津液,乳汁孕育了所有人,不管是体格强悍的天元,身娇体软却能够孕育生命的坤泽,又或者芸芸大众的中庸,全都是同一份乳汁孕育而来。乳汁不仅催发身体发肤,长筋骨,还能美容养颜。苏娘的乳仿佛就是有这等功效,而且没有丝毫属于乳的腥膻味,只余甘甜,让她喝了一回便记忆深刻。
    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乳汁随着挤压滑落,遍布在白皙的肌肤之间,有些甚至滑进乳房之间深深的沟壑中。这般溢出来若是不吃,岂不是浪费?
    她红着脸,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啊~”
    “苏娘?”
    再次听到那怪异的声音,姬墨舒喃喃的抬起头来,为何苏娘总会发出这种声音,这种听起来很痛苦却又极力忍耐的声音,倒显得她在欺负人一般。可是相对的,不知为何听着这种声音,除了难为情以外,她会觉得激动?身体也会变热,特别是身下那羞人的地方。
    常年身居深闺的姬大小姐什么都不懂,要说前半生最懂的或许就是如何苟命,久病成医,所有经验都是针对她的病,交朋友尚且没有时间,这情事自然也只能耽搁了下来。以致于明明已经芳邻十七,姬大小姐却连何为人道都不知道,更没有性启蒙。
    要问到为何十七岁的天元没有出现身体变化,这就得归结于疾病了。平日里靠着一口气吊命,许多时候连吃喝都成问题,自然不会有性反应。如今,面对一个躺在身下频频发出怪异声音的坤泽,她的一切反应都是源于天元的本能,既新鲜,也陌生。
    “没事,你吃乳罢。”苏娘揪紧了身下的床单,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这是否可以姑且称之为无师自通?姬大小姐倒是个有天分的。
    “哦,只是苏娘不要怪叫了,让人怪害怕的。”姬墨舒重新低下头,含住了一颗正吱吱冒出乳汁的乳首。
    苏娘顿时咬紧了牙,明明被吃乳的是她,这家伙反倒是害怕起来了。姬小姐吮吸的越发上道的同时,她也不由自主的扭动那柔韧的身子,在欲火中奔腾,乃至放飞自我。
    欲望的攀升是很恐怖的,往往会引起另外一种难以启齿的问题。当敏感的乳头被舌头勾住,大力吮吸,苏娘几乎要尖叫出声,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只觉下身一热,一股热流涌了下去,随后便感觉到胯下粘腻的触感。她竟被吃乳吃的小小去了一次,双乳源源不断传来酥麻快感,却越发凸显身下的空虚。
    想要,想要什么东西去填满她,满足她,乃至堵住欲火的根源。颤抖的双手本能的往下摸去,触及到姬墨舒的腰带时却本能的缩了回来。姬小姐会不会觉得她孟浪?撑着本就不多的理智垂眸查探,姬小姐并未有任何察觉,只是羞红着脸专注的吃奶,已然吃完了一个乳子。
    当姬小姐专注于吃剩下的那个乳子时,她本就不多的理智终是在欲望中溃散,酥酥麻麻的痒意从胸口传来,动作生涩的姬小姐总是会磕到她的乳首,带来细微的刺痛,这份刺痛又会迅速在吮吸中消散,唯独留下越来越清晰的焦躁。
    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在耳边充当起了催眠曲,催眠的当然是理智,让人在这种混沌中无地自容。
    苏娘既情动又无可奈何,直至本能的曲起了双腿,夹住了姬小姐的腰。
    真的很想要。她迷离着双眼,感觉的胸前的乳越发少时,终于,渴望战胜了最后的理智,她心下一横,装作若无其事的往下摸去。
    ……
    平坦,意料之外的十分平坦,没有任何起伏的痕迹,以致于她的手蹭过根本什么都摸不着。
    怎么会摸不着呢?待她还想往里摸一摸,试图去抓的时候,便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苏娘怎么了?”
    困惑又担忧的声音自胸前响起,感到带着探究的视线落在脸上,迷离的神智迅速回笼,那掏裆手也囫囵抽了回来,如梦初醒。
    苏娘后背都冒出了细密的冷汗,被发现了?
    “哈,没有。”她故作不适,还不忘皱了皱眉。
    果不其然,早已被疾病吓破胆的姬大小姐顿时急了。
    “苏娘可是身子不适,我弄疼你了?”姬墨舒担忧的抬起头来,只见她的嘴角还挂着未来得及咽下的乳汁,淫靡的乳汁在那双清纯双眼衬托下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苏娘自知理亏,她讪讪的别过头去,还不忘率先擦掉眼前的那抹乳白。总觉得,她的乳汁在那张过分单纯的脸上会显得十分违和,也不该出现在那里。
    “没有弄疼,就是有点累,小姐可是吃好了?”
    “吃好了,苏娘可是不舒服,脸怎的又这般红。”姬墨舒轻抚了下苏娘的额头,又探了探自己的额头,温度果然比她还要高。
    “苏娘,你可是发热了?”
    苏娘真的一个头两个大,怎的没回喝完乳都要进行这等提问。
    “小姐可是不谙人事?”
    “何为人事?”
    几乎是脱口而出,姬墨舒说完,这才见到苏娘的脸颊带着几分恼怒,心思细腻的她哪怕不懂人道却也知道礼仪,苏娘难不成是觉得被轻薄了?
    “苏娘,我只是在喝乳,并未轻薄于你。”她吓坏了,在她有限的闺阁认知中,轻薄那是何等败坏门风的事情,给她一百个胆子都不敢。
    “唉,我倒不知姬小姐竟是如此的正人君子呢。我无事,只是有点热。”苏娘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她倒是想姬大小姐轻薄一下。
    “这样呀,那苏娘先歇息一会儿,傍晚时分我让厨房熬点驱暑茶来。”
    “苏娘便谢过小姐了,只是小姐不必如此在意苏娘,苏娘只是一介乳母。”
    “怎会?圣人常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苏娘虽未生我,却‘养育’我,不管怎么说都算我的娘了。”姬墨舒表现的十分体贴,这也是她一贯的行事风度。她本就不是一个苛责下人的主子,更别说眼前的苏娘是她的乳娘。乳娘和亲娘都是一样的,‘养育’了她的人呢。
    “这……”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乏了,不知可否借小姐的房间歇息一会儿?暑热太甚,苏娘的院子热得慌。”
    “苏娘的院子可是没有冰块?”
    “苏娘只是一介乳娘,自然没有冰块。”
    “那尽管在我这歇息,改日我求娘给你添冰块。”姬墨舒根本没有当回事,也不知道让乳娘常年住在她的院子有何不妥。在她看来,乳娘就是她的娘,就像姬夫人一般,想过来就过来呗。
    苏娘玩味一笑,“好,苏娘可就谢谢小姐了。”
    “不客气,我去吩咐管家采买桂圆红枣,苏娘快歇息罢。”
    目送着姬大小姐快步离开,苏娘躺在姬大小姐的床上,翻了几个滚,随后埋在姬大小姐的枕头上大口嗅闻。她贪婪的呼吸着姬小姐的味道,那是清雅的茶香,明明带着淡淡的药味,却因为那独有女子芬芳而显得勾人。
    没成想,她的女君竟然把她当作娘,倒真是有趣的紧。
    ——————————————————————————————————
    ps:请大家吃乳啦(?ω?)hiahiahia,另一个女主就是苏娘,没有成亲也没有生孩子,没有雷点放心观看
    大家给我投投猪吧,投猪越多越快拱白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