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抓揉她,啃咬她H
底色 字色 字号

17抓揉她,啃咬她H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大概是用别扭来形容。明明没有不舒服,可是心头就是觉得很不顺畅,仿佛闷了一块石头,砸的她心底又酸又疼。
    虽然苏娘与她半推半就的说了愿意等她的话,可是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在此之前,苏娘依旧是苏大壮的妻,与苏大壮养家糊口,而她连碰个门槛都不行。不仅如此,还得看着苏娘与苏大壮家庭和睦,甚至和苏大壮再生一个孩子,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如此大度。可苏娘不愿跟她,她不好强求。
    她可真是个没能力,又爱醋的无用之人。
    埋在苏娘的双乳间,脑海中翻飞的思绪让她无暇顾及更多。只有这种时候,只有她和苏娘两个人的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捏苏娘的乳,喝苏娘的乳汁。
    这时候,常年辗转病榻生怕自己又病了的姬墨舒竟然萌生出不想病好的念头。病好了,意味着她便没了与苏娘亲近的借口,哪怕以后真的把苏娘养在府里,她依旧不能这般趴在苏娘胸前,甚至以后还会娶了别人,让别人成为她的坤泽。
    痊愈本该是喜事,也是她做梦都希望的事情,可现在为何却高兴不起来了。
    她捏住苏娘的双乳,用力的抓揉,用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的力道,直把乳肉抓出红痕。不仅如此,心头的渴望渐渐燃烧了她的理智,无师自通般,她不仅吮吸乳汁,竟开始舔舐双乳。其实比起吮吸乳汁,她似乎更爱舔舐这对乳房,啃咬乳肉什么的。
    轻轻咬住乳肉往嘴里一吸,就像吸豆腐,滑腻的乳肉立刻就会滑进她的嘴里,带着销魂的馨香,让她恨不得咬下去吞进肚里,这样她就可以和苏娘没有距离的亲近了。脑海中的欲望再次叫嚣起来,她咬的起劲,苏娘的乳肉十分滑腻,明明咬住了,却又顷刻间便从她的齿间溜走,弄得她不得已再次张嘴咬住,报复性的啃咬。
    很快,白皙的乳肉上便被她啃出了一个个暧昧的红痕,她并不知道自己在作甚,只知道,只有这般她才能发泄心头那股不痛快。
    热浪从身体的深处渐渐传遍全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过片刻,她便再次欲火焚身,与之一同发烫的还有她身下的那处。热意渐渐汇聚在她的体表,让她脸颊泛红,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当再次含住苏娘的乳首大力吮吸时,热意忽然往身下一窜,那处似乎又要翘了。
    “啊~别咬。”
    胸前再次传来一阵刺痛,苏娘仰头惊呼一声,本能的推着胸前的脑袋。
    “苏娘,苏娘。”
    这回的姬墨舒表现的与以往腼腆的模样完全不同,她很急,很主动,且疯狂。无视苏娘的惊呼之后,她用力的捏住那过分巨大的双乳,大力揉捏,随后疯狂的在双乳上舔弄,直到自己也在欲望之中变的疯狂。
    酥酥麻麻的快意从胸前传来,又痒又麻,偶尔还会传来牙齿磨过的刺痛,苏娘的身体也开始发热,深处再次传来生理的渴望。
    与姬墨舒一般,她的身体同样陷入欲望的深海中。推拒的动作在欲火攀升中变成了迎合,她开始抱紧胸前的脑袋挺胸把自己送到那张热情的唇舌中,双腿亦是分开,夹住身上的细腰,若有似无的挺腰试图去蹭什么。
    一回,两回,三回,每一回都没能蹭到什么东西。苏娘更着急了,她甚至想不管不顾让姬墨舒与她行房,每当试图扯裤子,又会被她竭尽全力忍住,一来一回间,她下身热的厉害,隐隐在裤子间透出一股淫靡的水痕。
    雨后的花朵总是会显得萎蔫,可这回,雨后被打湿的花朵却相反的盛开了。娇花绽放在幽暗之地,无人问津,还被裤子遮挡。裤子沾染了黏液,贴合着涨红的花朵,黏黏的,闷闷的,十分难受。
    “小姐!”
    “呼,怎么了?”
    姬墨舒抬起头来,她叼住一颗乳首,在抬头的时候忘了松开,以致于乳首拔离唇瓣的时候还发出细微的一声。
    啵。
    十分细微,却又暧昧至极,两人皆是闹了个大红脸。
    姬墨舒眼眶泛着红,声音亦是染上情欲的喑哑,光是听着就叫人想要拉着一起沉沦。
    “小姐,别这般吸,不舒服……”苏娘气喘吁吁道,这般吸下去,她把持不住。
    “不舒服?好,那我轻点。”姬墨舒深吸了口气压下燥热,随后再次低头含住了那颗被津液浸湿的乳首,轻轻吮吸。
    粗喘声渐渐平息,但那种诡异的焦躁却并没有因此退散,而是僵持着,直到姬墨舒粗喘着咽下最后一口乳汁,似乎还能听到一声幽幽叹息,如释重负。
    两人皆是心照不宣的躺在床上,姬墨舒红着脸,睡在里头。这是她和苏娘决定的,苏娘要照看她,睡在外头。现在她睡在里头,却总觉得哪里都不自在,特别是随着苏娘躺下来,她觉得自己就像被苏娘的气息包围。
    胸腔中的跳动声依旧激烈,她不停默念清心咒,身体的燥热还未平息,热意源源不断的往她的身下涌去,借助被子的遮挡,她悄无声息的摸了摸。
    果不其然,那玩意儿相较平时竟又大了一些。
    苏娘说了要等她成为能人义士才愿意嫁她,可她已然不大能控制这种诉求。如今只是吃个乳她那羞人的地方便蠢蠢欲动,展示着她不懂却足够龌龊的想法。
    若是让苏娘知晓她如此龌龊,可是会厌恶她?
    怀揣着满脑子的困扰与担忧,她翻过身面壁,似乎在思过。这可如何是好?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待她终于带着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进入梦乡,身后的苏娘再度醒了过来。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