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六十
底色 字色 字号

章一百六十

    一百六十、
    这世上能被颜子欢叫“大哥哥”的,除了颜淮还能有谁?颜子衿回头看去,颜淮今日身着玄甲银冠,英姿焕发,他刚踏上甲板,就听见颜子欢在唤自己,便缓步朝着这边走来:“甲板上现在乱得很,乱跑当心摔着。”
    “我和怀儿打赌比谁先到屋里,结果我跑错方向了,”颜子欢头一次看见颜淮这一身,围着他绕了好几圈,最后咯咯笑道,“爹爹也有过这一身。”
    “爹爹的比我的好看多了。”颜淮牵过颜子欢的手让她远离旁边的杂物堆,她们待的地方东西还没有规矩整理,很容易落下砸到人。
    “大哥哥要与我们一起吗?”
    “别家都自个安排了人,我自然要留在颜家的船上。”颜淮说着话打算将她们带离此处,不过颜子欢此刻不想回去,毕竟一回去肯定要看到颜殊赢了耀武扬威的样子,于是想方设法拉着颜淮留在甲板上:“大哥哥,说起来我刚才看见母亲说过的乔将军了。”
    “嗯?”颜淮动作顿了一下,颜子衿心里暗叫一声糟了,正要阻止颜子欢却还是晚了一步。
    “母亲说提起要给姐姐说亲呢,我都听到啦。”
    “欢儿!”
    “母亲要去提亲了?”
    “这个倒是没有,母亲只是说她见过几次大哥哥手下的乔将军,觉得人还不错,我听了好几次,今天才见到他呢。”
    “母亲这样只是说说而已,做不得数。”
    甲板上风大,恐吹多了头疼,颜淮说着还是带着两人先回屋去,颜殊一瞧见颜子欢,便趾高气昂地宣布自己的胜利,颜子欢不服气,叉着腰解释道自己只是一时迷了路。
    两个孩子又闹成一团,秦夫人坐在一旁也不阻止,只这样笑着看,颜明昨晚不知怎的熬了个大夜,现在困得已经在屋里呼呼大睡。
    颜子衿没有多留,随意待了一会儿便借故回了房间,木檀奉玉正在整理箱子,颜子衿走到床边坐下不打扰她们,正好瞧见床旁的匣放着自己常用的佩囊,那次在观里得到的锦囊也收在其中。
    之前自己都是一直将其放在枕下,大概是木檀收拾时以为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便一同带了来。
    拿过锦囊打开一看,里面那片碧色的菩提叶已经干透,几乎只剩一把碎屑,倒在手里轻飘飘的,一阵风就被吹散。
    “呀,这什么东西?”奉玉回头看到颜子衿膝上的碎叶,连忙问起。
    “没什么,之前塞在锦囊里的香叶忘了取,你看,都干碎了。”
    “天呐我居然都没发觉到?”奉玉一听,忙拿过那些匣子一一检查起来,颜子衿瞧了一会儿觉得出发前这段时间实在无趣,可她此刻不想出去遇上颜淮,本想着去陆望舒屋里说说话,但身子又有些疲乏,反正没有外人瞧见,索性直接倒在床上闭目养神。
    虽说着陛下赐恩,百官不设尊卑不立规矩一齐同行,但各家还是约定俗成地排着顺序,为首的自然是皇家的宝船,接着是皇子公主及各位亲王,随后再是各位国公,最后才是各品阶的官员,颜家则处在中间偏前的位置。
    不过也不是每一家都单独置备了一艘,也有好几家觉着人多热闹,也想省着些花销,便约了同坐一艘。
    大概是头一次瞧见这般大的阵仗,船队浩浩荡荡驶过水面,引得岸边不少黎民百姓驻足远望。
    行船其实也就开始那会儿还有些兴致,到后面便渐渐失了意趣,偶尔只能靠着岸边景色打发时间。
    颜子衿上一次坐船,还是同颜淮将颜父的棺椁送回临湖,如今已经回想不起来那时两岸风景与如今是否还有几分相似,她只记得船在江上行了多久,她就在颜父停灵的屋子里待了多久,而颜淮只要处理完事务得了空闲,便会过来陪着她。
    坐在栏杆边瞧着水面,颜子衿将下巴枕在手臂上,心想着什么时候才能靠岸,她好下船喘口气。
    据说下一次便是停在泊州,颜淮已经派人送了信给陆望久兄弟二人,到时他们拿了信在码头等候,便能与他们见面。
    陆望舒得知这个消息自然喜出望外,甚至饶有兴趣地对颜子衿提起泊州码头边的摊贩,到了夏天他们会卖一种叫做荷叶凉的甜品,是一般是装在用荷叶折成的小碗里,入眼透明或者带点微焦色,入口清凉,加上花生芝麻碎,还有特质的甜水,最是消暑不过,还有其他的什么牛乳粘、莲子羹、兰花酥……
    陆望舒说得仿佛历历在目,颜子衿听得馋了,便打算着到时候说什么也要下船去尝尝。
    正将身子蜷在栏杆边的坐排上想着心事,木檀端着一盘拐枣般的青色果子走来,见颜子衿在露台上待着,便上前道:“虽然已经入了夏,但临水还是冷,小姐当心受寒了。”
    “外面太阳这么大,嫌热还来不及呢,这是什么?”
    “乔将军送来的脆白,据说是之前靠岸是在那些小贩手里买的特产,特地给大家尝尝的,老夫人让人送来,说小姐会喜欢。”
    “那你们可也有?”
    “乔将军另外送了一筐呢。”
    没听说过脆白是个什么,颜子衿便让木檀她们端到身边,摘下一点,拇指只轻轻一捻,那表面青翠薄如蝉翼的的皮便轻而易举地脱开,露出里面奶白色的果实,放入口中,只觉得脆爽生甜。
    这东西正适合颜子衿的胃口,恰巧现在无事,颜子衿刚好拿来消磨时间,找不到地方丢弃果皮,颜子衿便暂时攥在手里,结果一时手松果皮便被风吹飞了出去。
    心急之下忘了自己安危,颜子衿立马跪直,将身子伸出大半截去够飞出的果皮,结果还是没能抓住,眼见着果皮飞出船身落入水中,有些无奈的收回手,颜子衿下意识朝着楼下看去,正巧此时乔时松领着巡视的官兵走过。
    同时注意到飞出去的果皮,乔时松好奇地顺着方向抬头,正好与颜子衿的目光对视,她还保持着探出大部分身子的姿势,在与他目光相接的那一刻,颜子衿顿时一个激灵忙躲回身子。
    “小姐您觉着脆白的滋味如何,”奉玉端着花露走进,见颜子衿捂着脸颊坐在栏杆边,走近些一看,却见她脸若飞霞,便又惊讶道,“您怎么了,是受凉感冒了?”
    木檀袖手站在一旁,她自然瞧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但想来想去,自己现在还是安静些比较好。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