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次见面就跟你要个男人玩玩也不算过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一章初次见面就跟你要个男人玩玩也不算过

    银河帝国500年,人类科技发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只有贫穷,是唯一治不好的疾病。
    而费星恰好是个连一张逃离垃圾星的船票都买不起的穷人。
    一年前,卧底任务失败,她隐姓埋名逃到普鲁托星,帝国警署除了一个不会伤及她家人的承诺之外什么也没给她。
    她的身体由于被迫注入神经毒素每况愈下,在彻底丧失五感之前,一名好心的义体医生收留了她。
    【出门,买物资。】
    费星听不见也看不见,日常活动就是搬把椅子坐在窗边,像一朵被欺骗的向日葵,残缺的脸随着人造恒星的光与热从这一头摆到那一头。
    医生离开之前会在她掌心写几个字,用尽量简单的笔划告诉她自己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
    费星点了点头,嗓音沙哑,声带仿佛被强酸腐蚀过一般。
    “等你。”
    挂在小黑诊所门口的风铃呼啦作响,很快,一切又归于寂静。
    费星转过脸,无机质的眼木然望向窗外。
    很难想象帝国警察学院最年轻的优秀毕业生会沦落至此,在那些非富即贵的同学心中,费星这个名字恐怕代表着一位英年早逝的烈士,还有一段被官方修改过的光辉历史。
    对于一个失去视觉与听觉的人来说,时间变得毫无意义。
    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费星还是会在心里默数。
    一般来说,数到2333左右,那串劣质的塑料风铃就会再度响起,落在费星耳中,则是一段破碎而又朦胧的旋律。
    然而今天,她却数了很久很久。
    久到费星终于按耐不住,她佝偻着站起身来,靠着那双布满小伤口的手,一点点从小诊所里摸出去,直到刺鼻的空气不管不顾地钻进鼻腔,她才确定自己已走入不曾被保护层隔绝的、独属于普鲁托星废矿的污染之中。
    哗啦啦——
    费星笑了一下,嘶哑的声音像是割断了的琴弦,可她眼中喜悦不似作假,她一把抓住眼前人,惊讶地说:
    “医生,你回来啦?”
    那双被她握住的手,有着与人类体温相仿的温热。
    可那个人却一动不动,僵硬极了,翡翠色的眼睛向他的主人转去,似乎在请示接下来该怎么做。
    如果费星看得见,她就会发现,这间小得可怜的黑诊所里密密挨挨挤满了人。
    除了一大票穿着黑色制服的义体人保镖之外,还有一个一看就不好惹的西装男,好看的眉眼挑剔地皱起来,纡尊降贵般坐在脏兮兮的手术台边,仿佛这世上没什么能入他的眼。
    西装男几不可察地点了头,被费星抓住的黑衣保镖也只好杵在原地,任她断裂的手掌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家主的意思是,让他扮演那个义体医生对吧?
    所以,这个怪里怪气的女人和那名医生就是这么相处的吗?
    FGH0820瓷白的肌肤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他一出生就分配到了铂金家,从不曾和异性有过任何亲密接触,她的动作大胆而又亲昵,在一双双冰冷的机械眼睛前,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无所适从。
    “医生,你今天怎么走了这么久?”
    费星旁若无人地抱上了他劲瘦的腰,不甚灵活的手指溜进速干面料的制服。
    嘿,这个傻小子人不怎么聪明,身材倒很好。
    与暗中偷笑的费星不同,FGH0820此刻倍感煎熬。
    义体末端异常敏感,她的每一次触碰都激起一连串意想不到的刺激,他很想推开费星的手,可铂金家家主的眼神深沉得可怕,运行着的底层程序让他唯有服从。
    “怎么也不亲亲我?”
    她轻挽起他的手臂,笑意盈盈地侧过脸去。
    见他没有反应,费星再也等不及,微微仰起头,两只手搭在他略有凹凸的耳侧,而FGH0820则感觉到她的呼吸越来越近。
    近到他有些喘不过气。
    “你,难道就这么喜欢我主动吗?”
    她巧笑倩兮,神情天真烂漫,可眼睑下的肉却簌簌脱落,露出白骨森森的一张脸。
    铂金家的保镖再怎么训练有素,瞧见如此有冲击力的画面还是难免一愣。
    而就在这一愣的功夫,FGH0820等来的却不是一个轻柔的吻,而是费星拼尽全力的一记肘击。
    “唔——”
    痛呼声、惊讶的吸气声、费星慌不择路逃跑撞到的瓶瓶罐罐的碎裂声,还有最后,她被人反剪手腕押在地上发出的喘息声。
    “费星小姐,你还真是胆识过人。”
    可以说,费星和卢锡安·铂金的第一次会面就充满谎言与压迫。
    在费星没打麻醉却面不改色做完义眼和耳膜的移植手术之后,铂金家的家主终于不吝赏赐她一句称赞。
    她笑。
    机械眼睛的视野有些异样,看向几百公里外的远处毫不费力,看近处却是一片模糊。
    费星甩了甩脑袋,对着在她眼中糊成一团的西装男问:
    “把我查得很清楚嘛,可惜我见识短,不知您是哪位大人物?”
    稍稍缓和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那一溜黑衣保镖齐刷刷亮出枪,卢锡安却举手示意他们要对费星以礼相待。
    哈,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出戏也不知要演给谁看。
    费星往前挪了几步,悄悄靠近刚才那个傻乎乎让她摸了个遍的义体人保镖。
    她只剩嗅觉还算好,可以清晰地辨别出他身上独特的海风味道。
    是最新型号的仿生物技术义体人吗?
    这么大的派头,果真财大气粗。
    西装男装模作样地向她表示抱歉,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上层人士风范。
    “是我不对,竟然忘了先做自我介绍。费小姐,我是卢锡安·铂金。”
    他没说更多,显然知道光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表明他尊贵的身份。
    事实上,费星也确实知道他是谁。
    帝国最大的财团,铂金家的掌权人,又有谁不知道?
    “费小姐,我可以给你安排全身义体改造手术,只要你愿意帮个小忙。”
    哦,原来是铂金家的小少爷,一不小心感染了她当年被迫注射的同类型神经毒素。
    “其实,我在垃圾星躺平这几年也挺快乐……”
    她的新眼睛加载完毕,费星终于看清他昳丽的五官与清冷的神情。
    真是勾人。
    费星一手托住还在掉渣的下巴,连忙改口:“我能不能再要点儿别的东西?”
    她眼中欲念深沉,就连向来以上位者自居的铂金家家主也不敢逼视。
    他轻轻拨开她的手,说:“收起你脑子里的肮脏想法。”
    费星一笑,并不解释。
    她一扭头,指着还在神游天外的FGH0820说:
    “我要他。”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