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想做主人也爱做的事……”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四章“我想做主人也爱做的事……”

    从一颗三级星考到帝国警察学院,费星领略过不少上层人士的风采。
    她对这些上层人士有不少刻板印象,其中之一就是城府颇深,少言寡语。
    可她没想到,卢锡安·铂金这人还挺特别。
    特别就特别在,他的话怎么就这么毒,还这么密?
    刚下铂金号,费星就一瘸一拐走出舱门,一面伸懒腰一面俯瞰整颗星球。
    铂金星,银河帝国最富有也最丰饶的星球。
    而它的主人,又该有多么高不可攀。
    卢锡安扫了她一眼,说:
    “费小姐,欢迎来到铂金星。”
    夕阳正好。
    黑眼睛的青年,逆光站在她身前,他身后碧海微澜,霞光漫天。
    费星只能看见他镀了一层金边的下巴,尖尖的,有些可怜。
    “非常感谢您给我这份工作。”
    卢锡安的神情还是冷冰冰的。
    因此,顶着这样一张惊艳的脸说出下面的话也就更加好笑。
    “费小姐对铂金星很满意?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在铂金号上乐不思蜀,不舍得下来。”
    合着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费星也不反驳,偷偷瞥了站在队伍后方的费什一眼,可没想到这么回头一望,金色的流星撞上了绿色的火焰,两个人的眼神儿缠缠绵绵拉起丝来。
    人群如流水般向前走。
    费星回头,老老实实坐上了卢锡安飞艇的副驾驶位。
    “路易斯·铂金的病情,很严重?”
    卢锡安和路易斯,是一对性格迥异的兄弟。
    如果说,卢锡安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那路易斯就是柔弱不堪的菟丝子。
    他把这个弟弟看成自己的命根子,想尽办法爱护他照顾他。
    直到十八岁生日晚宴,路易斯·铂金才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
    整个帝国的贵族不远万里前来祝贺,而每一位宾客在看清他的面容后无不暗中称奇。
    像。真的太像了。
    然而,就是这个被铂金家家主视若珍宝的亲弟弟,却中了和她这个平民一样的毒。
    造化弄人。
    “费星,你什么意思?”
    卢锡安眼型很漂亮,标准的桃花眼,眼头尖尖,眼尾翘起,抬眼看人的时候,眼里像是晕开一圈水墨。
    他生得好看。
    好看到,比费星目前为止认识的任何人都要好看。
    可是,费星也很清楚,卢锡安·铂金不是她可以染指的人。
    “我?我就是想问问他的病情,看怎么帮他摆脱毒瘾。”
    费星感到莫名。
    卢锡安揿下自动驾驶的按钮,目视前方,不再看她。
    但他的声音还是很冷。
    “费星,你缺男人,我可以给你,但我希望你明白,路易斯·铂金,你不许碰。如果被我发现你和他发生什么……”
    后面的话,卢锡安没有说完。
    费星猜,八成是要做掉她之类的?
    可什么叫如果被他发现?
    那不被他发现,她就可以对小少爷为所欲为了?
    她想了想,试探性地问:
    “那要是我对小少爷的病毫无办法呢?”
    卢锡安拿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不用他挑明,费星也懂了,这意思是治不好小少爷她也别活了!
    关关难过关关过。
    费星也没怎么担心。
    她不是不信卢锡安会对她痛下杀手,只是她有自信能捞铂金家的小少爷一把。
    更何况,她还有一些必须去做的事。
    不到半小时,飞艇就停了。
    费星窝在副驾驶,抱着膝盖翘着脚,迟迟不肯下去,卢锡安冷哼一声,又赏了她一个白眼。
    “费小姐,认识你之后我才发现,帝国警察学院江河日下。”
    费星睫毛一颤,卢锡安匆匆一瞥,想好的刻薄话噎了回去,变成另一句干巴巴的话。
    “十五分钟后,一楼大厅。”
    卢锡安扭头就走,一秒也不想和她多待的样子。
    他身姿摇曳,肩宽腿长,腰细得过分,以至于从后面远远望过去,柳条似的一扭一扭。
    费星耸耸肩,火速溜去后几排的飞艇。
    费什,还在那儿等她。
    “主人。”
    他的五官很立体,如古希腊的雕刻家精心雕琢的神祇。
    费星默认了这个称呼,笑着说:
    “老板只给了我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让她会一会姘头。
    费什也不傻,反手摁了什么按键,打开了飞艇的隐匿层。
    光学迷彩闪烁片刻,整架飞艇最终消失于众人视线之中。
    而在这一方小天地,她和他亲密到可以品尝彼此的呼吸。
    费星长叹一口气,把人压在飞艇银蓝色的金属外壳上。
    “碰”地一声,他撞得七荤八素。
    “费什,你和人接过吻没有?”
    他面上绯红,似海水覆上一层浅浅的藻。
    “没、没有。”
    费星眉头皱起,思绪乱七八糟。
    费什经常短路的大脑烧了好一阵,蹦出来一句:
    “我觉得我应该挺好亲,主人,你要不要试一试?”
    费星捂脸。
    “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只是在想,和义体人交换涎液的话不会触电吧?
    可转念一想,俩人更深层次的体液交换也不是没有过,怎么接吻的时候才想起这茬呢?
    她不再犹豫,气势很足,咬了上去。
    可当她的唇落下来,夹在飞艇和费星中间的那个人,感觉到的却是一个再轻柔不过的吻。
    铂金星,极少下雨。
    大多数情况下,它都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费什是家养的义体人,没有自由,没有权利,没有人格。
    仅有几次大雨滂沱,他也只是沉默地站在铂金星的主人身后,偷偷摸摸地伸出一根手指,去感受那飘忽不定的雨的足迹。
    有些湿润。
    还有些,像是心脏的机械零件因为生锈卡住转得很涩的不适感觉。
    正如此刻,费星的吻。
    她用舌尖小心探着,轻而易举地撬开了他的嘴巴。
    柔软、潮湿,还很热。
    她好像还不满足,吮吸着咬了咬他的舌头,费什吃痛,翡翠色的眸泛起泪光点点。
    他连话都说不完整,却还贪心不足地问她:
    “只是,一个吻?”
    费星低声笑着,放开他一瞬,反问:
    “那,你想要什么?”
    就剩两三分钟了,再想干点什么也不够。
    费什欲言又止,应是食髓知味。
    费星又碰了碰他的唇,他的嘴巴肿起来,樱桃般丰润。
    “我想做主人也爱做的事……”
    费星刚想出言安抚,一抬头,却看见费什头上蹭蹭蹭冒起白烟,整个人红得都跟煮熟了差不多。
    接吻,需要调动146块肌肉。
    在所有亲密行为里,它可能不是最刺激的高潮,但一定是两个人水乳交融的前奏。
    但是,接吻接到冒烟儿,也太夸张了吧?
    费星这次有了经验,二话没说先把费什送到医疗室,她呢,则紧赶慢赶去找她那位高贵且挑剔的老板大人。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