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诶,费拉尔的臀有这么翘吗?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九章诶,费拉尔的臀有这么翘吗?

    她,到底在干嘛?
    卢锡安当然知道这只正在侵犯他的手属于谁,他感到烈火灼烧般的愤怒,还有一丝不想让外人察觉的羞耻。
    可惜,挤成沙丁鱼罐头的他除了无能狂怒之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她知道她在干什么吗?她怎么一点廉耻心也没有?她竟然敢对他做出这么下流的举动?
    一个又一个问题轰隆而过,卢锡安有种脑子即将被碾碎的不妙预感。
    当这些注定得不到回答的疑问接连消失,他想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费星为什么要对他做这种事?
    电梯里还有那两个她勾勾手指就能拐走的蠢货保镖,他本来是想让她当众出丑的,可为什么现在陷入尴尬境地的人却是他呢?
    “我的身体,还不用你操心。”
    卢锡安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句话,他想要尽可能离她远一点,电梯里传来“叮”地一声,他身侧的人像条鲶鱼一样莽撞地游来游去,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抱歉抱歉。
    这么一撞,他又踉跄向后倒去。
    差一点,就要撞到费星怀里。
    卢锡安气血上涌,双目通红,恨不得直接咬舌自尽。
    他现在这样,就好像、就好像主动向她投怀送抱一样。
    更加羞耻。
    费星却还没发现他的异样。
    她只是觉得,自己掌心里的触感相当紧实。
    她不是没听出卢锡安奇怪的语气,但她的大脑已经在不由自主地描摹昨夜在淡紫色月光下与她赤裸相拥的曼妙肉体。
    诶,费拉尔的臀有这么翘吗?
    她觉得奇怪,纤长的手指却触及他大腿内侧,试探性地滑进去。
    费星的手布满小小的伤口,那是盲眼的她在垃圾星努力生存留下的印记。
    她指尖的肌肤,是那么粗糙,蹭在他缠着的高档西装面料上,引起他潮水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颤栗。
    她是故意的吗?一面行猥亵之实,一面假意关心。
    她,也是这样和那对兄弟相处的吗?
    卢锡安一哆嗦,几乎要叫出声来。
    “老板,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漠?”
    费星看不清下面,却能精准地在一锅西装男里分辨出最漂亮的那张脸,她稍稍侧过去,沙哑的嗓音由于此刻愉悦且兴奋的情绪透出几分荡漾。
    和费拉尔认识没多久,她就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比如说,在这私密的变态行为中品尝到一丝乐趣。
    在两厢情愿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件风流韵事。
    然而,除了玩心大起好半天没有撒手的费星之外,另外两个男人此刻都倍感煎熬。
    卢锡安咬着牙一声不吭,幻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她,让她知道铂金家的男人不是好惹的。
    至少,在招惹之后,不能让她全身而退。
    费拉尔却很委屈,他求欢的姿态摆得这么明显,为什么费星还是不为所动?
    就算不是用巴掌和他的翘臀打个招呼,她怎么也该绕过众人的目光,和他私下里偷偷摸摸拉个小手之类的吧?
    费星冲怨念十足的费拉尔一笑,对卢锡安说:
    “我很关心你的,好吧?”
    这话倒是没说错。
    要是她再关心一点,他怕不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射出来了!
    卢锡安不曾有过伴侣,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性一无所知。
    除去每个帝国公民都会上的生理卫生课外,在无数个寂寞的、被紫色的月光映衬得更为清冷的夜晚,铂金星的主人会唤醒光脑屏幕,学习网络上的教学视频,笨拙地用手指抚慰自己。
    他讨厌和人接触。
    费星却以强硬的、不容拒绝的姿态,甚至在没有征求他的同意之前,就闯进他早已习惯了的一个人的世界。
    没人告诉过他,与性有关的一切可以如此……
    让人着迷。
    他还以为,欲望的产生是某种动物本性的低劣证明。
    每次,粘稠的液体喷薄而出,快感从每一寸神经末梢传来。深陷灵魂的空虚得到片刻的满足,可紧接着,那股巨大的失落感又席卷全身。
    不太一样。
    费星的触碰,费星带来的一串串刺激,和他自慰时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他形容不上来。
    卢锡安的脸烧得滚烫,眼神深沉如岩浆沸腾,他正在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身后的那个人却得寸进尺,手指擦过极具弹性的臀瓣,在他柔软的还未唤醒的生殖器官上狠狠摁了下去。
    “呃……”
    他又不知道男人叫床是什么样子。
    他只会遵循本能,却又在最后关头凭借理智将还未脱口而出的呻吟咽回去。
    如吞药石。
    自食苦果。
    “费星!你不能……”
    又是“叮”地一声,人头攒动,他像是热带鱼薄而宽的漂亮大尾巴,被粗暴的洋流冲得七零八落,可他的命脉却始终被她抓在手里,难以逃脱。
    卢锡安生平第一次如此无力。
    既想要脸面,又想探寻她莫测的心。
    他卡在人群中,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
    电梯又停。
    卢锡安身形一晃,那只温柔的手,也卡进他体内温度最高的部位。
    也是,从未被人到访过秘密花园。
    他情不自禁,捂上嘴巴,对费星下一步的动作既恐惧又期待。
    这算什么?
    是邀请?是挑逗?是骚扰?
    还是……合谋?
    如果她用另一种方式给他带来快乐,他没想好,这份陌生的快乐是否可以接受?
    接受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铂金家,是缺一位女性主人。
    卢锡安·铂金知道自己在堕落,可他又无法抵抗这种堕落带来的快乐。
    “老板,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楼层越升越高。
    轿厢里的空隙越来越大。
    费星确实有点担心卢锡安,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来看,她怎么也得再做十几次义体手术。没了卢锡安这个冤大头给她当资助人,她就得以这副半死不活的状态去过下半辈子。
    她手腕一动,想要结束这场紧张刺激的调情游戏,可那个与她同谋的男人却浑身一僵,万分不舍似的,红莲两瓣跌跌撞撞又叩上她掌心。
    还好,费星喜欢屁股翘的男人。
    她不介意这一点小小的情趣,所以,她又暗中揉了一把,相当顺滑地收回了手。
    卢锡安猛地回头,眼中波光潋滟,似有万语千言。
    他有很多话想要对费星说。
    可那些质疑、恼怒、羞愤,在看到费星转身去牵费拉尔的手之后倏尔消散。
    他听到她这样对费拉尔说:
    “我们回家再继续,好不好?”
    她笑得开怀,看向义体保镖的眼神温柔似水。
    卢锡安太聪明,聪明到他一下子就懂了费星误会了些什么。
    耻辱再度袭来。
    他扭头就走,无法承受这份自作多情的难堪。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