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唾弃这三言两语就被撩拨到勃起的淫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十章唾弃这三言两语就被撩拨到勃起的淫

    “给钱了吗?”
    费星整个人半瘫状态,软趴趴靠在飞艇副驾驶位,她昨天刚从花房里出来就被V女士抓去做了手术,无痛开膛又飞速缝合,折腾这么一大圈下来,大早上的又要出门办事,她就算是铁打的也受不了。
    更何况,这位毒舌的老板大人还不依不饶地问她和费拉尔都在温室里干了些什么。
    可能是怕她糟蹋了那些名贵的花?
    费星如此想着,虽然一脸疲惫,但还是绘声绘色地为卢锡安讲述了许多生动的细节。
    没想到听完这些,卢老板的脸那叫一个黑。
    “费星小姐,难道你就这么自恋吗?我可不记得有给过你这样的钱。”
    她一边揉太阳穴,一边想卢锡安这张唇形漂亮却那么讨嫌的嘴巴什么时候能闭上?
    “我雇佣你,只是为了路易斯。”
    费星连连点头,表示她也很认同这一观点,他也没有继续唠叨的必要。
    他却又说:
    “不包括让费星小姐喜欢我的部分。”
    今天,卢锡安没有开自动驾驶模式。
    他也不想给费星当司机,但这车上一共就俩人,她还是个缺了几根手指头的残废,他虽然笃定费星翻不起什么大浪,但他对她也没信任到敢把命都放心交到她手上的地步。
    他开就他开。
    就当是铂金星的主人,又一次的复古情怀。
    正因如此,今天的车速并不算快,给了卢锡安充分发挥的空间。
    费星揉得差不多了,恢复了点精神就在副驾驶戏瘾大发。
    她挺直身子,满脸严肃,下一秒就要英勇就义一样。
    “那是另外的价钱!”
    说完,她又笑逐颜开,瘫作一团,倚靠在昂贵的真皮座椅上,半天没动弹。
    飞艇里,大概安静了两分钟。
    卢锡安一踩油门,红唇微抿,说:
    “费星小姐,我有时候真是不懂你。你怎么好意思跟我说这些?”
    摇摆不定的秋千架。互相传递温度的胴体。娇嫩的花瓣边缘暗流涌动的水迹。
    她也算风月好手,怎么就不知道……
    不知道文字与声音也是上好的催情药,她再多交代几句,他就能在驾驶位不受控制地高潮。
    卢锡安咳嗽了声,一条手臂垂下来,扭出一个并不舒适的姿势,想要巧妙地掩盖掉胯下那一团不自然的凸起。
    他的脸绯红一片,简直恼羞成怒。
    不管怎么扭,这姿势看起来都很奇怪。
    他是该埋怨费星事无巨细的坦诚,还是该唾弃自己?
    唾弃这叁言两语就被撩拨到勃起的淫乱身体。
    “老板,你这就不讲理了,不是你先问的我吗?”
    飞艇启动自动驾驶模式,车载换气装置徐徐打开,她周遭那股散不去的香气似乎也淡了些。
    卢锡安打开光脑,一边处理信息一边和她拌嘴:
    “费星小姐,人总应该有廉耻心。”
    “你有廉耻,你有廉耻你打听人家床上那点事?”
    费星翻了个白眼,看也不看他,长腿向前一伸,咣地一声撞到中控台。
    她愤愤,龇牙咧嘴去调座椅的角度。
    “这不一样。”
    费星不看卢锡安,卢锡安也不看她。
    两个人的脸,一个朝左,一个朝右,宛若一对早已没有感情却因为财产分割问题迟迟不肯离婚的中年夫妻。
    如墨的眸子掠过一点锋芒,他声音低沉,听起来相当无情。
    “费星小姐,我并不在乎你和几个义体保镖做爱。”
    她诧异地转过脸,似乎是没想到卢老板居然也有说话这么直接的一天。
    不阴阳怪气,不冷嘲热讽,都不像他了。
    卢锡安接着陈述他的理论:
    “那些义体人,即使价值不菲,终究是钱能买到的东西。再说,从费星小姐的使用方式来看,他们对你而言,和两根人形阴茎也没两样。”
    瞧瞧人家文化水平是高,骂人都不带吐脏字的。
    费星分不清,他这是骂她是个老色胚,还是骂那对保镖兄弟有个鸡巴用。
    她想了想,说:
    “老板,你是不是很看不起义体人?”
    看不起?
    不至于。
    他是纯粹的蔑视与利用,一堆生龙活虎的义体保镖和一个圆圆扁扁的扫地机器人在他眼里毫无区别。
    “他们,也算是人?”
    再好用的工具,也只能是工具。
    坦白讲,费星向他讨要费什的时候,卢锡安不是没有忍痛割爱的想法。
    显然,能救路易斯的费星比一个武力值极高但仍能被取代的FGH0820重要得多。
    “一个义体人,他的外表看起来像人,按照人类的逻辑行动与思考,甚至可以悄无声息地融入人类社会。这,怎么就不算是人呢?”
    卢锡安低声笑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弯起来,刻薄说道:
    “我没想到,费星小姐还是位义体人权运动的支持者。”
    费星耸耸肩,顺手推开车门,不想和卢锡安继续这个话题。
    说不通,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抬眼一看,又是铂金大厦。
    只不过,这一次卢锡安直接停在233层的空中停车场。
    这一层专卖奢侈品,再不起眼的物件,摆在这里也贵得吓死人。
    “老板,你带我出来就是为了陪你逛街吗?”
    费星觉得无聊,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她这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想来是本就不多的体力在那对兄弟身上耗费大半。
    卢锡安银牙咬碎,却堪称绅士地向她横出一条手臂。
    “不是答应要送你一瓶香水吗?整个帝国不会有比这里再高端的香水店了。”
    他见费星愣神,还以为她没听懂。
    “我是说,只要费星小姐喜欢,多贵的香水都没关系。”
    费星唇角一勾,卢锡安还以为她是看到了什么,朝她的目光看去,是一家有名的高档成衣店,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男子手中挥舞着两道黄符,正在卖力向一对情侣兜售。
    卢锡安感到不快。
    她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在挑起他的情欲之后,又毫不留情地看向另一个男人?
    不甘和屈辱席卷而来。
    铂金星的主人想起上一次在以他的姓氏命名的这栋大厦里发生的乌龙事件。
    她还不知道是吧?
    要不要想个办法,让她知道?
    卢锡安还在权衡利弊,费星却恍若无事发生,亲昵地挽上他的手臂。
    “卢锡安,你对我这么好,就不怕我爱上你吗?”
    嗯?
    她这话,是真是假?
    卢锡安僵在原地,刚刚才褪去的热意又如潮水般回流。
    渐渐,侵染全身。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