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异物入侵:在厕所隔间被她玩弄到前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十章异物入侵:在厕所隔间被她玩弄到前

    “费什,忍住,不许射。”
    琉璃般澄澈的金眸里满是笑意,银色流光在她指尖一闪而过,最后消失在薄如柳叶的唇瓣之间。
    一个“嘘”的手势。
    海滨快线的公共卫生间。
    一女一男,挤在逼仄的隔间里。
    费星半跪在马桶前,掰开坐在马桶盖上的那个男人的大腿,一边在找角度,一边玩笑着将浅青色的跳蛋塞了进去。
    窄而小的洞口,张张合合,贪婪地渴求着什么。
    两根指节那么长的小玩具,刚开始放进去的时候遇到不少阻力,再加上费星也没有为他做任何润滑,就那么硬生生地用腕力一推到底。
    就算开关还没被按下,从身后不断侵入的异物感也足够让他感到疼痛。
    FGH这批型号做得这么逼真,想必费什也跟人类男性一样,可以被干出前列腺高潮。
    “主人,你是在惩罚我吗?”
    费什双腿大开,他腿太长,以至于脚趾一点余地也没有地抵在了米灰色的隔板上。突然而至的刺激让他浑身一抖,两条腿不受控制地痉挛着,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费星笑着反问:
    “你说呢?”
    他垂着头,圣子受难一般虔诚,从侧面可以看到,费什的眼角再次渗出泪液。
    “可我觉得,主人更像是在奖励我。”
    费什再抬头,他想去抱费星,但此时此刻又觉得不合时宜。
    于是,他望着她,下意识舔了舔嘴角。
    情欲翻涌而上,似碧海狂涛,冲哑了他的嗓子。
    他只好断断续续地说:“主人对我这样,我很喜欢……不,你怎样对我,我都很喜欢。”
    嘿!这小子油盐不进。
    费星蹙眉,想也不想把开关往上推了一档。
    “现在呢?”
    由于姿势的关系,总有一截浅青露在体外,夹在费什漂亮的大腿肌肉和瓷润的马桶盖子中间,嘭嘭嘭地响个不停。
    “现在还是很喜欢吗?”
    费什顶着一张眉目含情的脸,死鸭子嘴硬般说道:
    “只要是你,我都很喜……啊!别!好奇怪,主人,真的好奇怪……”
    费星懒得听他说烂俗偶像剧一般的台词,比起甜言蜜语,她更喜欢费什现在激烈而又直白的反应。
    他几乎就要叫出来,只是在她的眼神暗示之下,本该大声的喊叫变成细碎的呻吟。
    “别这样,主人,我受不了……”
    受不了,从未体验过快感,在某个不体验到快感的部位炸开。
    费什的眼神渐渐朦胧,他也不是在说话,嘴巴里吐出一连串含义模糊的词汇,整个人简直是从头红到脚。
    就这么爽吗?
    费星有些疑惑,手指拉着跳蛋的引线,恶作剧一般猛地把它拽出来。
    啧,原来义体人的屁股也能被操出水儿。
    费星摸了摸他的头,欣赏了一会儿他微微愣神又张大嘴巴的好笑表情。
    该说不说,还挺色的。
    “怎么?又想要了是不是?”
    费什转过脸去,余光却还在她的手指上流连。
    也不是不知道这种玩法。
    他在星网上看到过,有的情侣就是喜欢这种玩法。
    费星带来的小玩具也是高级货,静音、十二档震动模式,还有自主加热以及喷水功能。
    是很不错。
    是……超乎他预料的不错。
    然而,他更想要的却是来自她的触碰。
    或者说,亵玩。
    他本来就是一个工具,再怎么好用也只是工具,就像那枚正在他体内疯狂震动的小玩具一样,终究是一个被使用的物件。
    一个工具被另一个工具操到虚脱,这像话吗?
    可是,在费星面前,他似乎说不出拒绝的话。
    “嗯,我也想要。”
    费星展颜一笑,顺手把开关推到最大那档。
    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视线循着某种惯性投向她的所在。
    “我可以吗?”
    费什双手死命摁住双腿,仿佛这样就可以不变出一条让他尴尬的尾巴。
    她摇头,好心地把浑身发软的费什从白瓷盖儿上拽起来。
    铂金星的基础设施做得很好,公卫里也是一尘不染,只是角落里点燃的檀香浓厚,而动了情的男人再度溢出海风的咸味。
    费星掩鼻,装模作样地打开隔间的门,门里的人衣衫不整,粉面含春,看她忽然愣在原地,也就黏黏糊糊地从背后抱住了她。
    “主人,怎么了?”
    “费什,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同时响起。
    费星笑着挥挥手,面不改色地跟一脸愕然的文斯医生编瞎话:
    “是啊,他突然头疼,我帮他看一看。”
    头疼?
    哪个头疼?
    上面的那个还是下面的那个?
    这么拙劣的谎,文斯却也没有拆穿,他不去看她身后手忙脚乱穿裤子的费什,很努力地为大家保留一点体面。
    “好,那我出去等你们。”
    几分钟后。
    叁个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海边散步。
    碧海蓝天,水波微澜,每一朵云的形状都像是动画电影里的那样完美。
    费星摆弄着光脑,又有人给她发消息。
    【阿星,原来你找我买那些东西是为了和铂金家的保镖乱搞。】
    浓重的檀香,不是错觉。
    在小小的隔间之外,正巧有人路过,把她的训诫和费什的呻吟听了满耳。
    由于看不见的关系,这些听觉上的刺激也就更加撩人心弦。
    真想知道,费星是怎么和别人做的。
    【那又怎样?】
    她漫不经心地回。
    昙无花加她好友的申请,是费星前一阵子看到的。
    卢老板都说他和教会关系深,那搞到她的联系方式对他来说也不难吧?
    费星没有多想,通过之后就把这茬给忘了,昙无花发过来的消息,无论是友好的问候、毫无逻辑的插科打诨还是显得很弱智的搞笑帖子她都没理。
    前几天躺着养伤实在无聊,她点进昙无花的个人界面一看,这才发现他还在做规模不小的黑市生意。
    所以就,想和他买点市面上买不到的小东西。
    昙无花大方得很,给她打了五折,还送了很多情趣用品。
    费星又不傻,当然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送给你用可以,但如果是和我一起用,那我会更开心。
    她皱眉,刚想把昙无花拉黑,他的信息就弹出来:
    【下次要不要叫上我?】
    【我可是会很多独门秘技的哦!】
    【阿星,我知道你肯定在看,别装。】
    【[感叹号](红色)】
    【对方还不是您的好友,请发送好友验证请求。】
    真教教会·铂金分部。
    身穿大红袈裟的青年在拨弄光脑的空当儿嘬了口奶茶,看他这副神思不属的模样,对面一脸慈祥的修女不由出声询问:
    “您为何如何烦恼?是教皇冕下出了什么事吗?”
    昙无花熄灭光脑,暂时打消了对费星死缠烂打的主意。
    虽然她越是对他满不在乎,他就越是好奇。
    “别问我,我和她不熟。”
    老修女笑了笑,这笑容竟与教会所描述的神的面容十分相似。
    仿佛可以宽恕这世间的一切罪恶。
    “您又在闹小孩子脾气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