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 2
底色 字色 字号

旅馆 2

    房里的热水不热,这样的天气有个安全的地方留宿就已经让人心怀感激,事实上是我不想走出房门一步,就算热水有问题也不想让人闯进我现在享有的独立空间。这个月一直在全台各处奔波,忙碌的节奏突然被颱风打断或许也是一种小确幸。
    「喂?是!是!周二才会回去,事情已处理的差不多了,如期出货没问题,生產、认证和申请文件都已经填写好了,这几天也不会有人办公吧?谢谢您,先这样喔,晚安。」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晚上十点半,这么晚的时间点长官特别来电关切竟只为了个案处理进度,隻字未提关于出差住宿费用或安全性的问题,着时让人感到心寒。
    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享受着柔软舒服的弹簧床垫,同时暖色系灯光搭配房间深蓝色的沉稳透过视觉传递着让心情平静的讯号,儘管外面风雨交加。床边小柜子上放着漂亮的装饰灯具,再过去整个墙面竟都是对外窗,这里白天採光一定非常好,但现在透过窗户只看见外边黑压压的一片,呼啸的风声听起来特别可怕,唯一还亮着灯的竟是刚才那家便利超商。
    肚子已经开始有点饿,只是奔波了整天我实在又累又睏倦,刚才想就这么一觉到天亮不要浪费难得睡意正浓,才刚要睡去就接到长官来电询问今天的工作进度,让我睡意一下全都被赶跑了,心里还莫名升起了某种压力。儘管已知颱风天全台进入防灾状态,连大眾交通运输也全面停驶,实在不会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办公,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在明天来临以前把所有需要文件准备好。
    压抑想要持续工作的衝动,我将行李内和採购回来的所有物品整理摆放好后,特别将文件档案和笔电放进衣柜里,手机也调成完全静音的状态;这一晚,将会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夜晚。
    所有事情忙告一段落后,我顺手挑了自己喜欢的饮料和袋装零食薯片,就躺坐在床边的懒人椅上。听着铁铝罐打开那一瞬间气体冲出来的声音,感觉自己内心有甚么也跟着被释放了,拿起身边的唯一一本书随手翻了翻,也不是真的想看书只是享受着那种感觉,看没几秒抬头看见梳妆桌边有张椅子,让我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约在旅馆房间里,本以为她不会来了,结果她走进来就毫不客气的坐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调皮的对我招了招手叫我过去。
    我走过去想给她一个热情拥抱表示开心,她却在我拥抱着她时一手摁住了我的头,我还来不及想好怎么应对就已经被她的气息填满了,她给了我一个非常难忘的深吻。
    之后每一次出去玩,只要有她在身边我就感觉特别安心,不管吃甚么或订了怎么样的民宿旅馆,都能吃睡的特别香。
    还记得有一次买了太多夜市的小吃美食带回民宿,因为买太多了,两人吃撑了肚子都还没办法完全消灭掉那铺了满地的食物,结果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就这样大笑了好一会儿,然后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冬眠的状态。
    印象最深刻的那次,应该是我们俩分别因为学业和工作不得不暂时分开两地,那次分开至少一年半载没办法再相见约会,在分开前我们相约一起度过的那个週末。那次我在她家不远处订了间简单舒服的旅馆,我们俩当作没事般逛夜市吃美食,她安静地陪着我走访了所有想去的景点和想吃的店,一样带着数不清的食物回到住宿处打算来个彻夜聊天作为暂时的道别。
    「你真的要走吗?一定要回去吗?」她躺在床上没有预警的突然提问。
    「嗯,都已经签约了,得回去工作。」我轻轻的回,心里也是百般不捨。
    「不能留下来吗?」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语带哽咽。
    「你要等我吗?」我心里怀抱着一丝丝期待,毕竟物理上的距离没有想像中遥远,自以为怀抱着期待俩个人就能拥有共同的希望和未来。
    「我希望你能过的幸福。」她的眼里闪过超乎她年龄的成熟,我那时还并不太清楚她说的是甚么意思。
    「所以你要离开我吗?」我开始有点紧张,毕竟没有真的弄懂她在说些甚么。
    「我会一直陪着你,至到你幸福。」她的鼻音越来越重,眼睛却比平常还要更加明亮,就像在闪烁着光芒。
    「我不想离开你。」终于我忍不住哭了,不管是甚么原因,我不想离开这让我感到幸福的片刻。
    「还是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不要分开?」她突然转头看向我,意有所指地眨着眼。
    「私奔吗?」我猜她的小脑袋瓜里一定在闪着些有的没的。
    「好啊,私奔到哪里?会不会马上被找到?不如我们就私奔吧?」她果然马上附和,整个人像醒了过来,一下皱眉一下数着手指不知道在算些甚么?
    「再两天就是必须履约的开始日,要是毁约我得赔不少钱,台湾就丁点这么大,私奔还是会马上被找到,这样以后我爸妈也不会谅解。」冷静的分析着所有的利害得失,我想好好地告诉她,私奔是不理智且百害无一利的行为;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们俩个身上都没甚么钱。
    「我没想过你会真的离开我。」她突然的哭了起来,像个孩子那样无助而且下意识地拉着我的手,我从未看过她这个样子,顿时心也跟着揪在一起。
    「如果死了,我们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永远在一起了。」我突然对她说了这么一句,生活和人际都让人觉得疲累,当时我想着死了就能永远和对方在一起,而且也不必分隔两地各自难受的过日子了。
    「要吗?还是我们就一起死吧?」那时候我们认识才不过短短几个月,她看起来却那么认真,平常偶而可爱偶而酷帅的样子不復存在,我看见她的认真和纠结都写在了脸上,明白她是认真在考虑是否要跟我一起殉情寻死。
    「你是真的想要一起死吗?」我心里盘算着周遭附近的店家几乎都已经关了,最舒服的死法该数烧炭自杀,但也最是麻烦,得把所有的门窗缝隙和防火烟雾侦测器全都用胶带封死,还得买个可以烧炭的炉,要是旅馆是热感应器那也就没輒。
    「要吗?」她睁大了双眼看着我反问,我听出了她语气里藏有一丝的犹豫,也就停止了心中的各种盘算。
    「现在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有卖烧炭用具的五金百货都已经关了,而且我也不想以上吊或跳楼的方式结束生命,因为那样太丑,还会把屎尿弄得满地都是,我们还是睡吧。」我不喜欢屎尿到处都是,而她总希望保持着青春美丽的样子,我想这对我们来说都会是最好打住殉情的理由。
    还记得那时候她总是说要在完全老去健康变差以前死去,我听了默不吱声心里却是难过莫名,也不知道年纪轻轻的她怎么对人生呈现半放弃状态,觉得悲伤是因为她将终究会逝去的青春美丽看得比生命的过程还重。
    隔天一早我就得到车站搭车北上,我们都很清楚那一个夜晚将会是暂时离别前的最后相聚,所以特别珍惜这最后的时间,甚至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住。而在那之前我从不知道她有着寻死的心,以为她口中嚷嚷着四十岁以前离世不过是件玩笑,至到那天晚上,让我看见了隐藏在她心中至深的灰色空间,我才隐约感受到了她未曾对我说出口的绝望感觉。
    我不理解,青春美好的生命即将展开之际,是甚么让她感到如此绝望?
    我想自己已经不再有机会弄清楚这件事了,只希望离开了我以后的她现在一切安好,健康并且幸福快乐的生活着,至到永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