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鐘 2
底色 字色 字号

时鐘 2

    躺在床上我想起吃感冒药那天早上的梦,梦里的大叔是父亲的好朋友,曾经有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见到那位大叔。他来家里找父亲时总会带着些小朋友爱吃的零食,零食都被收在口袋里或是随身携带的蓝色小布袋中,印象中他的口袋和小布袋里就藏着永远掏不完的零食。记忆里的大叔每天都穿着笔挺的衬衫和西装长裤,他身上的衣服永远都是那么整洁乾净,黑亮的短发梳着看不见分界线的二八分头,还有他就是特别的疼我。
    小时候做完学校功课或是美劳作业,我总喜欢在叔叔走近时拿给他看,然后满心期待的等着他的讚美。第一次写小故事时是那样,第一次画画时也是那样,大叔还会抽空教我画一些有趣特别的图案,每次都会让我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叔叔是第一个教会我怎么读懂时鐘的人,只是那时发生了一件我不太理解的事情。因为当时年纪小,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也没再追问或多说些甚么,现在想想,幸好当时没多说甚么,要不早就被当成疯子关起来了。
    记得那时年纪还很小,某天中午大家正在一起玩耍时,叔叔突然走了过来,小朋友们一哄而散,只留下跑不快的我和一名特意留下来陪我的小姐姐。我不太高兴地抬头看着叔叔,不理解他为甚么随意的打断了我们的游戏,我有点生气地努嘴瞪着他,他却笑着拿出口袋的零食在我们面前晃了晃,再开口问我们知不知道怎么阅读时鐘,接着又问说现在是甚么时间了?
    小姐姐很得意地抬头看了看高掛在屋里的圆型时鐘,毫不犹豫地开始报时,我当然也骄傲的跟着小姐姐说出一样的答案,叔叔将小姐姐讚美了一番并递给她一块很特别的饼乾,但并没有给我任何饼乾零食。接着又问我们该怎么阅读时鐘,长针和短针又分别代表着甚么?我着急的看着小姐姐,等着她开口说答案,怎知小姐姐朝我瞄了一眼,飞快的说出答案后人就跑了。
    叔叔转头看向我,笑着跟我说小姐姐的答案是正确的,轮到我说答案了。我傻站在叔叔面前,眼角一直瞄着在一旁玩得正开心的小伙伴们,心里感到很扭捏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随口说出几个答案。叔叔听了也没有生气,只是笑着摇头跟我说答案不对,我直接转头看向玩耍的伙伴们,就是不愿意主动开口寻求帮忙,心里在斟酌着饼乾和玩耍该怎么取捨,最后还是想着乾脆跟她们一块玩儿去。
    正当我准备起步跑时,叔叔从口袋里拿出两块糖在我面前晃了晃,顺利的将我的眼球吸了过去,在确认我都能读懂上面的数字后,他开始慢慢的教导我该怎么阅读掛鐘上的时间;我记得那时掛鐘上的指针是现在的逆时针转,而不是顺时针转。
    叔叔耗了整个下午在教我怎么看时间,甚至还让本来在一边玩耍的小朋友们到别处去玩,以免让我分心影响了学习。我认命的听着叔叔的教导,听他说着怎么看长针、短针和一直在跑的细针,那时总觉得短针一动不动,长针也是跑的特别慢,唯有细针还看得出正在移动中。终于,经过几次询问我都给了正确答案后,叔叔觉得我学会了看时间,这才满意的从袋子里掏出几块糖递给我,然后心满意足的踩着自行车回家去。
    就这样过了几日,某一天叔叔突然心血来潮,又跑来询问我是否会看时鐘?我当然很骄傲的告诉他说会啊!这次我和好几个邻居小伙伴一块儿站在屋前,任由叔叔提问,然后我们再抢答。我以为会像过去一样有好吃的糖果饼乾,当然努力的争取回答,只是邻居小哥哥们太伶俐了,叔叔都还没将问题说完,小哥哥们就已经把答案说出,现场是非常火热但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过了一会儿,小哥哥们可能开始觉得无聊,一个接一个的偷跑掉,跑到最后剩下哥哥、我和另一个小姐姐。叔叔亲切地走近我们,继续他的提问,哥哥在回答了问题后也一溜烟的跑了,还拉着小姐姐要一块儿走。幸好小姐姐捨不得丢下我一个人,她站在我身边鼓励我勇敢的开口回答问题,可是不管我怎么回答,叔叔都笑着摇头跟我说不对,我皱着眉拼命思考都急的快哭了。
    「不是这样的,短针是时针,长针是分针,细针是秒针,你只要看长的和短的就可以了,不需要理会一直在快速转的细针啊!」叔叔还是耐着性子在教导我,这句话他已经重复说了不下三遍。
    「对啊!妹妹,你不要看那个一直在跑的啦!你看短的和长的就好了!」小姐姐竟像小老师一样站在我身边,一边仔细地告诉我该怎么看墙上的时间。
    「可是你不是这样教我的呀!你说长针告诉我们现在是几点了,短针一天只会跑一点点所以不用管它,细针是告诉我们现在是甚么时候。它本来不是这样跑的!」我已经委屈的快哭了出来,心想着今天时鐘走的方式不对啊,之前叔叔也不是这样教我的。
    「妹妹,不是这样的,时鐘的短针就是几点,长针就是几分,细针就不要管它就好了。」小姐姐脸上掛着严肃的表情,一直很有耐性的在努力教我,完全没有被我那张快哭出来的丑脸吓着。
    「妹妹,我没有教过你怎么看时鐘喔,是不是你做梦啦?」叔叔一脸诡异的看着我,就像完全听不懂我在说些甚么。
    「有啦!你就站在这个地方教我怎么看时鐘啊!」我很坚持的看着叔叔和小姐姐,他们满脸无奈的看着我,没有要理会我在说些甚么。
    小姐姐和叔叔丝毫不在意我刚说的话,虽然觉得委屈我也只能乖乖听他们的,毕竟他们也只是为了教会我看时间。又耗去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我才重新学会看时间,看着小姐姐和叔叔开心的表情我心里却满是问号,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只隐约发觉似乎有甚么不太一样的地方。重点是,叔叔今天没有带饼乾零食,平常携带的蓝色小布袋也不见踪影,我疑惑问叔叔他的蓝色小布袋呢?却换得他困惑的表情,就像蓝色小布袋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这让我有些害怕,后来也没有再多问。
    渐渐长大后,这件事早已被我淡忘,却在学院的一次感冒后想起来,连同着第一晚所做的梦,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走错从另一个世界来到了这里?到底甚么才是真的?
    「还没睡?睡不着吗?还是哪里不舒服?」李佳躺下时朝我看了一眼,发现我正盯着墙面发呆,关心的问了几句;她是最清楚我身体状况的人。
    「嗯,有点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差的关係。」我淡淡的回,感觉她现在精神正好,或许我们可以稍微聊一下。
    「也是,其实两个半小时没有差很多,我觉得可能是在飞机上睡太多;你不是也难得在飞机上睡着了?」她的理智总让我觉得很难接话,但她说的也是事实。
    「我是有睡着,但没你睡的多;你说时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脑袋里还在想着刚的问题。
    「这你要问太阳和地球喔,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李佳闭着双眼明显的敷衍我,听见她呼吸渐趋平稳,感觉她又要开始无止尽的睡觉时间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