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1
底色 字色 字号

镜子 1

    因应政府政策要求,本来两週的休假被硬拉长成1个月,不管李佳或是我都得面对公司主管可能的责难。我本来早申请好的特休,在未通知申请人的状况下自动转换成留职停薪1个月,完全未留商量的馀地。我心想既然是留职停薪就乾脆好好的休1个月吧!结果马上就接到了公司主管的电话,要求我这週务必要将电子邮件中的报告完成,不然就准备滚蛋。
    在平日里已是连週末都被要求无条件加班写报告的状态下,这次竟也理所应当的丢出材料要求不支薪在家写作业,理由很简单,因为她们都很忙而我在休假中,我很怀疑她们到底懂不懂甚么叫做休假呢?还是只有我一人被如此对待?正当我在犹豫该递出辞呈还是乖乖写作业的时候,就听见了李佳不自信的说话声。
    身处电商部门的李佳状态并没有比我好多少,我们搭乘週六的班机回来,今天一大早就听见她不断讲电话的声音,看来是接到了公司主管的电话。但她的公务笔电还没送过来,所以也没法马上处理主管交代的作业,或正因为如此她才被迫不断的打电话,希望能找到其他人协助帮忙,只是随着拨电话次数的增加,声音也听起来越来越低沉。
    在她终于放下了电话后,我们俩看着彼此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竟面对面的大笑了起来。是啊,假日大家都不想工作只想休息,可又想营造出辛勤不可或缺的要角形象,材料不足的缺口或急需被遮掩的失误,都需要一枚不会吭声或无法挣扎弹跳的球体填补,只是良心太大的我们都没办法做出这样的事。
    「吃早餐吗?还是晨间瑜珈练习?」我站在瑜珈垫上刚完成两回的拜日式,周遭东西太多让我感觉施展不开,后面的瑜珈动作乾脆就不做了,直接躺了下来。
    「好像有点饿,可我还想先做点瑜珈练习,要不你先吃吧!我需要给家人拨个电话,让她们抽空将我的笔电送过来。」她边说边拨电话,交代家人送来自己需要的东西后,马上站在唯一的瑜珈垫上开始晨间练习。
    趁她忙着打电话,我从瑜珈垫直接爬到了床上呈现大字型躺姿,心想不知道这样的晨间练习在两星期后是否还会持续,毕竟我从小就没什么耐性。
    晨间瑜珈完整的练习需要约一个半小时,加上后面的静坐冥想差不多需要两个至两个半小时左右,我猜她的个人练习时间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完成。李佳从出社会工作开始就有了练瑜珈的习惯,她练瑜珈的理由很简单也很有趣,就因为曾经有人对她说:「女人的外型会停留在她开始练瑜珈的那个阶段。」她信了,所以一直勤练至今。这些练习对她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如果瑜珈只是拉筋动作的练习,我想她不会这么沉浸其中。
    躺在床上呼吸渐趋平稳后,我转身看向李佳,她的瑜珈动作流畅优美,只可惜记忆力不那么好,动作做一半就顶着无辜的表情回头问我接下来的动作。我看着瑜珈垫另一端的全身镜,开始整个发呆放空,心底涌起一股想走进去镜子里的衝动;没错,我总觉得自己是从镜子里跑出来的。
    「我快好了,你要不要先吃早餐啊?」李佳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容易分心,明明是正在进行式的瑜珈体位法,却硬是要跟我聊天。
    套房里的个人小冰箱放在瑜珈垫的左侧墙边,除非她完成练习,不然我不可能有机会将早餐从冰箱里拿出来。我微笑的看着她,我知道她现在正为了我等她一起吃早餐这件小事而感到开心,所以我打算在她完成练习前先备好二人份的热咖啡,我拿起洗好的保温杯走到房门边的饮水机取热水备用。
    「你最近还会头晕想吐吗?耳鸣的状况呢?」她拿起我准备好的咖啡,轻啜了一口状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不问我还会不会失眠?」我好奇的问她。
    「拜託,你晚上打呼嚕的声音那么大,要说你没睡饱我相信,可要说你失眠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李佳这些天都跟我住在一起,想来她是趁机向我抱怨了。
    「我打呼很大声吗?」我尷尬的笑了声,脑袋闪过小时候父母晚上睡觉大声打呼的画面。
    「有时候是挺大声的,不过在学院那两週都还好,没什么听到声音,只是昨晚你真的打呼超大声!」边咬着嘴边的润饼边对我挤眉弄眼,做出一种想揍我又让我想揍她的表情。
    「吵到你没办法睡觉吗?你可以把我叫醒啊!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因为睡隔壁房的爸妈打呼太大声吵的我夜里没法睡,我就抱着枕头走去爸妈房里把母亲叫醒,要求她不要打呼;母亲那时睡的迷迷糊糊竟也朝着我点了点头。长大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工作太劳累才会打呼这么大声,想起来怪愧疚的。」我啃着热过的夹蛋馒头低着头说,虽说那时候还小,现在想起,心里对爸妈还是很捨不得。
    「把熟睡的人叫醒是有点那个,话说回来,昨天你有很累吗?在飞机上你睡的时间比我长,回来也是你先洗澡上床睡觉的啊!到底是哪里累到了?」她不甘心的控诉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模糊了焦点。
    「我是蛮开心自己可以好好睡觉的,只要不作恶梦,不管怎样都比以前睁着眼睛到天亮好多了。」想起以前曾经连续好几个晚上睁着眼睛到天亮,那种感觉真的很像漂浮在人间的幽魂,走在路上也像在游荡,连呼吸都觉得空气稀薄。
    「也是啦,都那么忙那么累还失眠,真是让人无法理解。但我听说脑部活动太活跃确实会让人无法进入睡眠状态,你会不会就是这样的状态?」李佳偶而也会失眠,当她隔天不想上班时前一晚会特别难入眠,但每次还是至少会睡上4至5小时左右,这就是她口中的失眠。所以她完全无法想像睁眼到天亮的感觉,对于嗜睡的她来说,那无异于可怕的酷刑。
    「很奇怪的是我在学院里完全没有头晕想吐的徵状,晚上也特别好睡。失眠可能是因为压力吧?老师说,建立横膈膜呼吸后,在大休息式里让全身放松有助于睡眠,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确实全身放松的练习让我感觉较容易进入睡眠状态。
    「要不,待会我也来试试看好了,我现在很需要全身放松的练习。」说着她双眼就亮了起来,我心里有种预感,待会会变成她漫长悠间的午休时光。
    我们聊起了各自工作上面临的难题,不解是甚么造成现今的职场生态环境,大家都拼命努力为自己谋利的状态下,形成各种奇怪的残酷廝杀,造成各种伤害后却没有谁成赢家,伤害别人的只要披上『求生存』的外衣好像就可以甚么都不怕,即便如此『求生存』本来就是将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披在身上。
    到底是谁遗留下来的恐惧?到底为甚么我们要捡起那份恐惧?
    然后我向李佳提议,在优间的午后来场恐怖电影好了,看能不能营造出凉颼颼的感觉,不然两个人挤在一房间里真的有点闷热。从来不看恐怖片的李佳给了我个大白眼,她告诉我不需要恐怖片,现在只要手机铃声响起就够她打颤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