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的关键 2
底色 字色 字号

切换的关键 2

    「这我得好好想想。」我愣在当下,一直被许多事情和混乱的画面遮住了双眼视线,未经梳理的思绪又怎么可能想出些甚么有用的处理方法?
    「要记得弄清楚三件事喔,第一,甚么时候身体感到不适,第二,產生变化的都是些甚么事,第三,事情发生变化的时间点。你慢慢想喔,我们不急。」李佳的笑容让我整个情绪缓和了下来,她打开冰箱拿出我最喜欢的运动饮料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睡觉,不管是上次还是在印度或是小时候,都是做了个梦或是半梦半醒间事情突然就变不一样了,这是不是你说的,事情发生变化的时间点?」我抬头看着李佳,他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身体不适大多在事情发生变化前,就像某种徵兆一样,但目前我还不确定身体不适和事情发生变化是否存在着直接关係,只是每次生病后总会產生某种错乱,从小到大都这样。」我皱着眉头懊恼地说。
    「是甚么样的错乱?能不能再说清楚些?」李佳倒是颇有耐性地聆听着。
    「就像梦梦事件,上次我回家前不是跟你约了一起吃顿饭吗?吃饭前我噁心呕吐的厉害,吃饭后就听你告诉我,前一天晚上你口中因为遗传病而只能躺在婴儿推车上的梦梦,突然变成健康活泼人见人爱的小孩。然后今天在回台北的路上,紧急剎车后感觉想吐,回来后又听你说健康活泼的七八岁小男孩梦梦,变成了刚满月的婴儿。这样有够错乱的吧?」我努力的将事件清楚转述,生怕她听不明白这当中的几次变化。
    「确实有够乱的,我真的那么对你说啊?」李佳朝我吐了吐舌头,一副不干她事的表情。
    「发生变化的都是些会对我產生影响的事件,就像存钱箱事件,如果不是那次事件,我不会秉持着现在坚守的原则在做事。」我脑海里闪现的是母亲对哥哥的袒护,这形成了我长大后坚守着不徇私的原则,交情越好做事就应该越清楚分明,才不会在日后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有些事就像注定要发生的那样,不会消失,记得我曾跟你说过的,小时候看着大婶砍向母亲的那一刀吗?那时我太小了,不清楚那当中的转折和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只是事情发生前后大婶的态度真的差别太大,就像人家说的中邪那样,除了这个理由我真找不到别的可能性;这件事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不管母亲和大婶是交情好闹着玩,还是两人因各种不合撕破脸,那一刀一直都在且真的恐怖。」我叹了口气,至今仍不觉得大婶真是那么坏的人,但暴力阴影和成因未知形成我心底最深的恐惧,怎么都无法抹去。
    「好,所以身体不适未必和记忆错乱有任何关係,有可能是其他原因引起的。再来就是,產生变化的事件都和你有着切身的关係,有些事情带来的影响是一辈子的。事情在甚么时候会发生变化呢?可能透过睡眠,可能透过行进的交通工具,可能透过突然的意外事故比如说:车祸,我说的对吗?」李佳笑嘻嘻的看着我。
    「还有一个可能,遇见特殊的人。上次的事件,就是因为在夜市遇见梦梦后才发生的。」我就补充了一点,李佳归纳整理的挺好,不像我认识的那个迷糊李佳,让我颇为惊讶。
    「那怎么办呢?人不可能不睡觉啊!」她用双手托着脸无奈的看着我,说出了在她心中觉得最困扰的事情。
    「李佳,确实人不可能不睡觉,但就算不睡觉,事情还是可能会在无法预期的情况下发生变化,这才是最让我觉得困扰的事情啊。」我无奈地看着她,确认了她就是我认识的那个迷糊李佳。
    「也对啊,哈哈!那如果能自由切换事件选择不同的可能性,你现在最希望做些甚么事?」她还是瞇着一双眼睛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笑,只是不知道她又在想些甚么。
    「我最希望吗?拥有天下无敌健康的强壮身体?不对,我希望和大家一样平凡正常的过日子,不再有错乱的记忆出现,不必再因为自己没做的事情感到委屈。」我想了一下才回答,但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没想过可以这么做。
    「可是晓芹,我们现在这个年纪的,大家都会希望拥有健康强壮的身体,好赚钱存些养老金,更希望过上平凡正常的日子,不需要天天起早贪黑忙生活。就算没有错乱的记忆,好些人还是会因为没做的事情感到委屈,莫名其妙的背黑锅。这些事你都听说过,也都知道现实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你所希望的,和大家想要的有甚么不一样吗?」李佳一席话说的我哑口无言,有时候她就是这样,逼人不得不对自己的想法、认知重新进行检视。
    「那你呢?要是你能自由切换事件,你最希望做些甚么?」我也想知道她心里的答案。
    「这还用说吗?当然就是想办法让自己中一张大乐透之类的呀!实现财务自由,然后就可以马上递交离职信,规划环游世界!我说晓芹,这有可能实现吗?」李佳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浪漫梦想中,完全脱离现实的浪漫主义者。
    「你说呢!」我冷冷地看着她,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来,她总是有各种办法让我学会怎么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其实我觉得吧,如果说我们所处的世界和平行世界间有分界线,你就是分界线特别模糊的那个人。就好比一个人在时间推进下,依每一次的反应和选择构成了单线道的命运路径,但你的却更像是多线道或海陆空兼具的多重路径,该怎么说呢?就像在多元平行宇宙里只有一个你在不停地穿梭那样,我觉得很有意思。」说完她双眼放光的看着我,看起来很开心。
    「我知道你想像力特别好,但这已超过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了。李佳,要是让别人听见你这番话,可能会把你当成跟我一样的神经病,你知道吗?」我严肃地看着她说,她必须清楚在这个凡事讲求证据的科学时代,一知半解的说法只会为她带来困扰,甚至可能会造成伤害。
    「我知道啊,所以我从不在别人面前说,难道你也不让说吗?」李佳朝我扬了扬下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唉!其实我觉得你说的很有意思,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除了往前走我还能往回走,这也能说明为甚么小时候纪录的日期老是前后三天跳,关键在于我知不知道自己踏出那一步的方向是往哪去。说到底,这些也都只是臆测和理论说法而已,我们需要做实验才能证明这个说法的正确性。」我害怕的看着李佳,打心底不想在这时候去进行甚么鬼验证。
    「你说的没错,确实需要实验才能证明,但这个实验要怎么进行啊?睡觉?搭车?摔倒?还是直接让你淋雨吹风生病?这也太残忍了吧?我无法。」李佳直摇头摆手,我心情复杂的看着她,无法想像她要对我动手做些甚么。
    「难道就这样打住吗?没有甚么别的办法?」李佳无奈地看着我。
    「我在想,或许可以从会影响情绪波动的记忆开始着手。我们来试看看?」我对李佳调皮地眨了眨眼。
    「怎么试啊?」李佳不解地看着我。
    「不就有个现成的事件吗?」我笑着看向李佳。
    「你是说......梦梦?!」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我,我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必须做些甚么才行,要不,你打个电话给小莉吧?我们约她明天吃点心好了。」说再多不如做一次,李佳看着我点头,即刻就动手打电话约小莉。
    「约好嚕!」她带着有点紧张的表情看着我。
    「那就静观其变吧。」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在见着小莉之前或之后,或许会有些变化。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