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者 2
底色 字色 字号

使者 2

    「所以其他平行世界里的邵晓芹也就是你都不存在了吗?这是正常的吗?这又是怎么回事?」李佳吃惊地看着我,就像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这说来话长,一时半会也没法解释清楚,反正事情就变成这样子了。李佳,关于怎么回来这世界,我需要你的帮忙。」我需要一个能回来这世界的开关,我慢慢走到她身边坐下,紧贴着她耳边低声详述我的全部规划。
    虽然耗去了整天的时间,我的心却从来没有这么踏实过,就像刚毕业找到工作的新鲜人那般怀着兴奋,同时对未来的各种可能怀着梦想,当晚是这么多年来我睡得最安心沉稳的一次。只因为找到了回来的办法,儘管知道自己尚欠缺练习与磨练,我已能笑着安抚李佳并开心的和她聊关于彩虹使着的各种可能,完全没料到实习机会来的如此之快。
    一大清早我和李佳的手机轮番响起,本以为是昨晚李佳忘了将週一上班闹铃调静音,让凌晨才睡下的我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躺在床上催促对方将手机闹鐘关掉。过了好半天才发现那是好友小莉打来的电话,其中还夹杂几个未知号码,我和李佳疑惑地看着彼此,终于将电话接起就听见小莉在那头难过得猛吸鼻子的声音,她不断地跟我们道歉,因我俩昨日前往拜访小莉,今日已被列为居家隔离对象,起因小莉的小姪子昨晚高烧不退被送进儿童加护病房经筛检发现确诊,至今还在积极救治中,我们被这突然的消息吓得整个醒了过来。
    后来陆续接获防疫相关单位电话,告知隔离期间可获得协助和注意事项,我们这才有了必须被隔离的真实感。李佳因工作性质需使用笔电,幸好今天是国定假日才获得些许缓衝时间,从接获消息开始她就忙着张罗办公所需的各种材料,我则忙着搜寻补充这几天防疫相关资讯量,同时清点房内备粮和所需物品,准备网路下单添购些必须的储备品。
    「怎么办?小莉的大哥大嫂已分别住进负压病房,小姪子又病危通知,小莉现在整个惊慌失措不知该怎么办好,也不敢让家里大人知道,怕老人家承受不了。她家里人一半以上都在隔离中,唯一庆幸的是小阿力虽和梦梦密切接触,但至今为止筛检结果还是阴性,她心里压力应该蛮大的吧?」李佳掛心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尤其在隔离中未能帮上忙让她心里特别不痛快。「我们不能帮她做些甚么吗?」
    「你觉得我们能够做些甚么?在这样有限的条件下?不过这倒让我想起前些日子的那个『梦』,希望不会演变成那种失控的画面。」想起无人行走的街道让我倒抽一口凉气。
    「有没有甚么可能让小姪子平安活下来,你能找找看吗?」李佳突然看着我提出极不合理的要求,我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感到诧异。
    「你知道干预由不同可能性组成的世界只会导致一个结果,就是减少各种可能性的发生,这未必是件好事。」而且没人能保证后面一定是圆满结局,要是不圆满呢?
    「那么小的孩子耶!你不觉得可怜吗?是让你试着去救人,又不是让你去抢劫放火,这有这么难吗?」人有时候不讲理真不需要甚么理由,这完全不是在理智的状态下会说的话。
    「你就不怕我出甚么状况或回不来?李佳,我不是神。」我叹了口气看着她,我虽不是怕死的人,但也没想当可能会牺牲自己而且拯救不了别人的蠢人,况且许多事是註定会发生并且不可逆,这么多年的经验让我深刻了解这一点。
    李佳听了我的话后,脸一阵白一阵绿,我还以为她会继续对我晓以大义时,她竟默默转过头盯着手机发呆不发一语。我知道她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消化情绪,那个样子让人看了不免心疼,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将这次当作一次实务练习吧,毕竟也是迟早要做的事情。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日期和时间,告诉李佳我想休息一会儿后,开始秘密准备从『心』出发,在未被李佳发现的状态下我顺利来到一个又一个看似大同小异的世界里,不停地在翻找着可能让梦梦存活下去的办法,我见过面无表情的小莉,也走过伤心欲绝的小莉身边,我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门让同样的片段一遍遍的重复发生,我清楚察觉自己内心渐渐起了变化,面对「哀伤」这件事竟变得麻木不仁。
    「......在记忆的片段画面中不停地穿梭,那都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所產生的结果......」
    「......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时,心里不断重复浮现出这两句话,就像忘了时间也忘了自己是谁,我一直不断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门,一次次走过小莉的身边,也快要忘了自己为甚么执着于小莉身边的小小婴儿,从一开始的焦急紧张到逐渐漠然地经过,我就像是行动布景一样不断做着同样的事情。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我逐渐习惯这样的活动频率时,小莉不知为何突然的一声「李佳!」将我所有快被吞没的记忆和情绪感受瞬间唤醒,心里冒出一个强烈的想法,我要回去!
    「晓芹,你怎么了?」一睁开眼看见坐在床边的李佳满脸担忧的擦拭着我额头的汗珠,突然惊醒的我直起身子坐在床上,一阵噁心反胃来的突然,我衝向厕所吐了一地的酸水,急忙将厕所门关上不让李佳进来。
    我躲在厕所里害怕得不断发抖,就差一点,真的差一点,我就回不来了。
    「......小莉的...小姪子不会有事,过两天大哥大嫂也会离开负压病房......」凭着记忆里不断重复的画面,我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用尽力气告诉李佳这消息希望她们能安心下来。
    「晓芹,你怎么了?开门一下让我看看好吗?你要不要紧啊?」我清楚知道她正站在门外候着。
    「我没事,让我休息一下......呜呃......运动饮料......白开水......」反覆的噁心呕吐让我无法完整说出一句话,就像把整个肚子里的水都翻搅出来了一样,再加上眼泪鼻涕和一身的汗,我知道急需补充水分。
    再次走出厕所已是一小时后,门边放着泡好的运动饮料和一杯开水,我拿起杯子小口小口的啜饮,才看见李佳面墙坐着正在擤鼻涕。
    「你怎么了?有发烧吗?肚子饿不饿?」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愉快,还顺手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
    「我不要了,对不起,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太辛苦了。」李佳红着双眼嘟噥着说。
    「那是我自己愿意的,不怪你,你难过甚么?只是会不会以后别人都把我当成算命仙啊?我可不是那块料,要是说错话就糟了,哈哈!你告诉小莉了吗?」对刚才鬼打墙的状况还心有馀悸,默默告诉自己下次练习一定要更小心些,但占卜算命确实是个不错的掩护,还真是误打误撞啊!
    「小莉听了半信半疑,但还是为小姪子开始物色适合的看护和更好的医疗照顾环境,现在应该都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未来走了一遭吗?」李佳边擤鼻涕边好奇地看着我。
    「也不是,只是其他世界里的小姪子有提早得疫病的,也有还没得疫病的,每个画面最清晰的是小莉的表情。记忆中小朋友和大人都平安没事,反而老人需要更小心关怀照护,这得提醒一下小莉,有时间多陪陪老人聊天说话。」我避重就轻的提了几个点,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分享刚旅程中偶发的意外事件。
    「好,我传讯息让小莉注意一下,确实年纪大得疫病会更危险一些。」李佳热心转知小莉,这时我脑中闪过小莉悲伤的表情,但愿这一切努力能让彼此心中无悔。
    忙活了大半天,我还是不知道甚么是彩虹使者,只是一次次的危险让我更加清楚生命的重量和相信事件发生必然存在着原因。我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曾经模糊错乱的记忆不是别人口中说的梦而已,这让我愿意开始正视心里真正的感觉,也唯有如此才能更加安全稳定的生活下来。
    那一扇扇通往世界的门里,藏着我的秘密,同时也藏着你的,你知道吗?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