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到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被抓到了

    水晶灯悬挂,阳光从落地窗外投射进来,将木地板上的条纹照得反光。
    爵士乐乐队正在即兴演奏,这是单响刚才点的。叁面环绕的沙发,正好错开阳光照射的地方,能够让视野开阔的同时防止被晒。
    晚上是单响的生日聚会,但同时,也是他的订婚宴。单响不想待在家里,就拉着朋友出来玩,包下了这层休闲区。他点了很多酒,也没管别人喝不喝,自己话没说几句就光喝了。
    大家有默契地没有戳破,围着他一起聊天。
    车宿文坐在另一端,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他今天穿得是黑色丝质衬衫,自带垂感,最上面一颗扣子没扣,露出一点锁骨。裤子是浅一点的休闲西装裤,翘着腿在看手机,让他给人一种距离感。
    他一直没说话,看着手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即使神色冷漠,依然挡不住有人就想了解他。
    似乎有女孩已经看着车宿文很久了,被旁边的人鼓动着让她上。
    邢可琪捏着手里的国王牌,她抽到了国王,在场的人都要听她的。但车宿文没有玩这个游戏,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要求他。
    邢可琪的犹豫落到单响的眼里,他喝得有点多,但主要还是他即将订婚这件烦心事,让他懒得思考太多。
    他抬头看向车宿文,少年清冷疏离,细长的手指滑动着屏幕,对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似乎完全不关心。
    车宿文总是这样,若即若离没人能控制,但一直有人主动贴上去,同时还担心会不会打扰到他。
    单响再想想自己,婚姻都不由自己做主,觉得烦躁的他开口:“喂,车宿文,来玩!”
    车宿文抬起头,看向一桌子的酒瓶和朋友的脸,点点头走了过去,和他们一起围着茶几坐在地毯上,旁边的人立刻挪了挪给他让位置。
    车宿文拿了个酒杯,才中午他不想醉醺醺的,就看向酒精度低的一款葡萄酒。他没有伸手,有人就拿着酒瓶子帮他倒了一杯。
    他点了下头,说:“谢谢。”
    得到他道谢的男孩反而紧张地直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他看向单响,问:“玩什么?”
    这句话一问,茶几上尴尬了一瞬,他们起码玩了半个小时了,他居然连玩什么都不知道。
    单响懒得理他,邢可琪拿着国王牌,有点紧张地回:“我们在玩国王游戏。”
    车宿文看到女孩手上捏着国王牌,和她因为紧张而红起来的耳朵,明了地垂下眼睫,说:“好的,那就继续吧。”
    “继续,是也可以问你吗?”邢可琪大胆地看过来,她话里的含义太明显,得到了大家的起哄。但女孩不在意,她的眼睛明亮,期待地看着车宿文。
    “可以问什么?”从卫生间回来的贺向羽不明就里,坐回单响旁边就问。
    单响拿着酒杯,继续喝酒,语气里带着嘲笑地说:“才拉了车宿文一起玩,邢可琪就想问车宿文问题。司马昭之心。”
    “哦。”贺向羽笑笑,也拿了酒杯尝了口,他杯里的更烈一些,他刚才就去洗了个脸,顺便给余林打了个电话。
    上次说当天就能把元乐睡了,他不仅没做到还被放鸽子到现在,已经成余林嘴里的笑柄了。一开始余林拿他心爱的全球限量款Aston  Martin  Valour来打赌,即使不为车,为了让余林肉疼,他也要把元乐睡了。
    而现在元乐对他的所作所为,不管什么车不车,这个女人,他必须让她对自己言听计从。
    想到元乐就忍不住冷笑的贺向羽又喝了口酒,就看那边车宿文已经同意邢可琪问他了。
    问题蛮俗套,邢可琪的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女朋友?”
    贺向羽不太理解,对方有没有对象很重要?反正抢过来不就行了。
    不出所料,车宿文没什么犹豫地说:“没有。”
    女孩眼睛都更亮了,似乎已经看到攻略车宿文的希望,于是她继续问:“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贺向羽觉得这都什么蠢问题,车宿文怎么可能有喜欢的女生?而且想追就直接问喜好啊,纠结这些干什么!
    他脑子里吐槽的很带劲,都没发现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等他纳闷怎么不继续的时候,就看见连单响都停下来没喝酒,注视着车宿文了。
    他也看过去,可真新鲜,他都没见过这么犹豫的车宿文。
    车宿文抚摸着酒杯,眉头都没皱,但看他垂着眼睫没有说话,所有人就被他带到那沉默的氛围中。
    “哇哦。”贺向羽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叫了声,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车宿文的答案不言而喻,被唤醒的其他人默契地说:“下一个,下一个。”
    与刚才的兴奋不同,邢可琪收敛了喜悦,专注地看着男生,问出下一个问题:“她喜欢你吗?”
    “切!”
    “这什么问题啊。”
    大家不由打趣,怎么可能有女孩被车宿文喜欢,却不喜欢车宿文啊?
    而贺向羽被这个问题吸引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元乐。女孩初见时候冷漠,扎着头发让他心生好感。看着他的时候一直在笑,还张口就是喜欢他很久了。
    可看这两天,贺向羽心里也嘀咕了一下,她喜欢自己吗?
    他看向车宿文,就见车宿文脸上居然挂了个淡淡的笑。这是什么意思,对方喜欢他?
    车宿文挂着笑,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放下酒杯他淡淡地说:“不喜欢。”
    气氛又安静下来,有人带着迷茫地看着车宿文,似乎没听懂他说什么。但在想明白以后,不可思议地盯着车宿文。
    大八卦!
    什么天仙,得到了车宿文的心,还让车宿文完全确定对方不喜欢自己!
    到底是谁啊?!
    一直陷在婚姻不由自己烦恼里的单响都很久没喝酒了,呆掉了下巴看着车宿文,估计真的喝多了,他问出了大家都很好奇却不敢问的问题:“那个女生是谁?”
    车宿文淡淡看了他一眼,唇边依然挂着笑,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他仰头把酒杯里的酒喝完,声音低低地回:“等她站在我身边了,你就知道了。”
    “哇哦!”
    这次起哄声真的要掀翻屋顶了。
    确实没什么好觉得丢脸的,车宿文想要的,不管是物还是人,怎么可能得不到!
    车宿文放下酒杯离座,说:“你们先玩。”
    大家带着八卦的热烈眼神看着他走开,当然,也有心碎的。
    贺向羽跟了上去,他还不知道车宿文什么时候有喜欢的女孩了?这必须得了解一下。
    本来因为八卦暂时抛掉烦心事的单响,此刻再次烦躁了起来,别人恋爱自由,而他呢!刚满十八啊,就要订婚了……
    还谈什么自由恋爱。
    他闷了一口酒,对着刚失恋的邢可琪有种天涯沦落人的同情,但一张嘴就带着没脑子的呆傻,他说:“想开点,他那种人除了自己喜欢的,你追也没用。”
    得到了邢可琪好朋友鄙视的目光,他只好闭嘴继续喝酒了。
    而另一边,贺向羽跟着车宿文到了休闲区外,这里是公共区域,靠近电梯和抽烟区。
    他俩不抽烟,面对着落地玻璃,他们在市中心的商业区,下面还有几层好吃的,不过比较适合情侣或者几个朋友的餐厅。
    他们这次人比较多,只能在上层包一片。
    贺向羽感慨地盯着车宿文,觉得新鲜,问道:“你居然有喜欢的女生了,不吭不响的,谁啊?”
    车宿文看向窗外,繁华街道人来人往,有不少情侣牵着手在逛街。
    他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元乐,要说怎么认识的,不太好讲。更别提元乐好像有男朋友,这更不像他了。
    他只好笑笑,回道:“还记得上次你说,有男朋友也无所谓吗?”
    贺向羽点头,说:“当然记得,也就你顾虑这些……啊,不是吧?”贺向羽跟不认识一样看着他,“我的天!她有男朋友?”
    车宿文垂下眼睛,没有回答。
    而他的沉默就是答案了,贺向羽靠着栏杆,新奇地凑近好友仔细看,说:“我去,你不是很介意这些?居然。”他催促道,“快说快说,是谁!我要看看谁把你迷成这样!”
    车宿文又带上了笑,这次不同,贺向羽都能看出他淡淡的喜悦,看得贺向羽觉得肉麻的抖了两下。
    但车宿文依然没说,贺向羽也不勉强,他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这点了解都是有的。
    他拍了下好友的肩,说:“那得到手了一定通知我啊。”
    没人怀疑车宿文能不能得到那个女孩,其实车宿文自己也不觉得会失败。
    然后他们又聊了会儿天,贺向羽站不住一样动来动去,当他看到楼下那个熟悉的身影,自己都愣了愣。
    看到他停下来,车宿文就顺着他目光看过去,他就看到了——
    那个说着自己来月经不舒服躺在床上休息的女孩,她拿着一杯星冰乐正在喝,旁边一个男生举着一个mini风扇在给她吹风。
    即使因为距离看不清她们的表情,但能看到男生凑到她身边,为了听她说话低下头,然后被她逗乐了一样笑得弯腰。
    经常有路人注视着她们,估计是觉得她们是一对很甜蜜的小情侣吧。
    车宿文看着她们,他也不懂,他应该是做好了她有男朋友的心理准备的,为什么此刻心里还是那么奇怪?
    他感觉他的心在下坠,这是什么感觉,他皱着眉,不太了解。
    而贺向羽贴向了玻璃,注视着她们说:“哦哟,一对情侣。”
    车宿文想到是他先认出来的,就问:“你认识?”
    贺向羽歪着头,额头顶着玻璃,刚才看到她们的一瞬间,就好像一盆冷水把他从头浇到尾,什么喜欢,什么不舒服,全是在骗他!他气得想下去杀了她们两个。
    玩弄他是吧,元乐。
    那就看看谁能玩过谁。
    他从愤怒中冷静下来,已经重新给元乐安排好了位置,于是他说:“认识,咱们学校的。”
    车宿文点点头,像是随口一问:“她旁边是她男朋友?”
    贺向羽又想冷笑了,他勾起嘴角,说:“应该不是,一个班的吧。”
    他想起来这个男生是谁了,不就是他去找元乐时候,坐在元乐后排说话阴阳怪气那个。
    原来是有一腿啊。
    两个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丁钊身上,注视着她们渐渐走远。
    *
    元乐和丁钊吃完饭,她确定了这个男孩了解她的喜好。
    蛋糕喜欢提拉米苏,以前她还会喝咖啡,吃饭爱吃海鲜,就连品类他都知道。而且她偏好男生打扮时候穿蓝色,越深越好,戒指要戴尾戒,这些他都知道。
    这不像没接触过她的样子,但她确实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和丁钊接触过。而循环太多次,有时候她连那几个人都想不起来。
    每次循环都可能出现BUG,她已经很习惯了。如果丁钊就是这次的BUG,她也没什么意外的。
    就是不知道丁钊要做什么?单纯的喜欢她,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丁钊拿着小风扇给她吹风,刚才他说去买把遮阳伞,她拒绝了。因为她喜欢晒太阳,所以只能麻烦他买个小风扇举着了。
    但他不嫌麻烦,反而更高兴了。
    无法理解的元乐选择了不去理解,而且他还订了室内滑冰场,估计她今天会和他一起吃晚饭了。
    她还不会滑冰,正好学一学。
    无忧无虑,一个沉浸在幸福中,一个单纯想玩的两个人,还不知道要变天了。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