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 1
底色 字色 字号

窒息 1

    结束了一季的出差拜访后,我开始准备年前已向老闆的报备的休假出国旅行,满心期待着再次满血復活的状态,毕竟平常工作压力也是有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主要还是因为身体状态在告诉我,你该休息了,秉持着『生命只有一次,钱再赚就有』的想法,才大胆的向老闆提出请假二週的要求。
    没有预警的一场瘟疫大流行突然爆发,就像好久以前曾经的sars病毒,来的突然而且迅猛。就在武汉紧急宣告二十四小时内全面封锁的前两天,当地医疗和政府机关对该县市内疫情失速延烧情况竟然手足无措,在官宣县市全面封锁前已有消息走漏,陆续出现多部车辆连夜逃往各处的情形,迫使主管机关不得不在午夜祭出全面强力镇压手段,以防止未知名病毒的传播扩散。
    在病毒爆发前一年已规划好的出国旅行并未因此打住,我们一行十来二十个浩浩荡荡出现在国际线的机场航厦,外头天还未亮四周已站满了戴着口罩面罩的人群。台湾因实施良好的出入边境管制措施及民眾高度自制力和良好的素养,几个月来在疫情并未对台湾境内造成太大衝击,大家还是一如往常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似乎和疫情没有太多交集。
    儘管如此,公司老闆再三提醒我疫情的严重性,希望我可以好好考虑是否真要出国,我毫不犹豫的向她表示自己出国的坚定意志,她也只能满脸无奈的祝福我平安归来。
    未上机前我们每人都收到主办单位分装好的一牛皮纸袋口罩、手套和消毒用小瓶酒精。临行前领队各种殷殷叮嘱,让大家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别在飞机上的密闭空间里用餐喝水上洗手间,以降低触及危险病毒的机率。
    「就跟她说东西交给我一起带着,现在甚么时间点了,连个人影都还不见?」同行另一位小领队正站在一角着急的来回踱步,三不五时就拿起手机察看,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毕竟这次出国时间长达两个星期,出国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短期课程的文具书本和日用品已佔去至少一个大行李箱,还未包括御寒衣物、思乡用零嘴和因应各种突发状况可能需要用到的物品。
    因长期一个人在外生活,也习惯了各种国内外出差旅行,我的行李非常简便,就是几套日常换洗衣物、备用鞋子、日用品及一件御寒用外套,所以行李箱几乎一半以上都还空的,或许还可以买些异国风情的伴手礼带回去吧?
    看着身边每个人都推着个超大行李箱,难免心想是不是自己少带了甚么或忘了带甚么?同样的别人看着我也带着诧异的眼神,尤其看见我手上唯一的行李箱,那怀疑的眼神就像在说怎么东西带的这么少?
    「快点,都几点了?东西带来了没?都跟你说帮你带,结果你还这么晚才出现。」边嘀咕边忙着分发之后会用到的课本等用品,但脸上神色稍微缓和了下来。
    「带了带了,都在这边。」准时抵达的领队脸上闪过一丝尷尬,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始忙着手边的各种事,也不管另一个领队还在低头碎唸。
    「第一次去上课吗?」转身一位全副武装的大哥笑着问候,稍早前只见他和另外几个人分别坐在各自的特大行李箱上聊着天,时不时还仰头哈哈大笑。
    「对啊,我们都是第一次去。」回头看了眼决定陪我一起上课的挚爱,只见她脸带笑容点了点头未说一句,其实我们都因为第一次出国上课而兴奋整晚,现在正是开始想睡觉的时候了。
    「怎么会想报名参加这个课程?是透过协会吗?」大部分的人员几乎都相互认识或可以说是彼此熟悉,对他们来说我俩就是个生面孔,在非常状态下还坚持着决定参加这次出国上课,想必对协会抱持着高度的认同或是有甚么特殊的原因。
    「对啊,说来话长,我们是透过网路找到协会,参加过一次工作坊,后续我有回去继续上静坐和瑜珈课一段时间。听老师说有今年有安排出国训练课程,我们就一起报名参加了。」事实也是如此,没有太多的加油添醋。
    「你们怎么会想透过网路找协会啊?是因为朋友介绍吗?还是哪一个老师介绍?」大哥突然好奇心爆棚。
    「是因为偶然买下的一本书。那天我在某家书店里逛了许久,最后挑了本似乎放了有段时间的书。买书的时候,老闆娘莫名眼眶泛泪的对我说:这本书终于找到它的归属,太让人感动了。因为这句话,让我对这本书多了些好奇心,看完后就自己上网搜寻不晓得书本第几页的协会资讯,然后就走到了这里。」那真的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至到现在老闆娘当时的表情还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曾经听说有些人都是因为看书后自己找来,没想到你们也是,这还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大哥歪着头就好像在思考些甚么。
    「只有她啦!我不是。但那次工作坊我也有参加,这次听说有两週的师资课,我因为时间上还可以配合就来了。」猛打呵欠的李姑娘笑着搭腔,平常她是可以不开口就不开口的类型,不知怎地心血来潮。
    「你说的那本书是『看见xxxxxx』吗?」大哥微笑看着我们,好奇的开口问。
    「对耶!你也知道这本书吗?还是你也是这样找到协会的?」他正确的道出了那本书名,让我好奇他是否也跟我一样,自己找来协会并持续在这里学习。
    「我看过那本书,但我是因为老师介绍才过来的,我听说过有人因为书找到协会,没想到你就是。」大哥非常的亲切,接着就不断的叮嘱我们要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好好学习。
    「差不多要准备上机了,大家要喝水的先喝水,要上厕所的赶快去,待会航程中尽量避免用餐喝水和上厕所,还有记得随时消毒洗手。」小领队像个母亲一样照顾着大家,边叮嚀边检查着大家是否都戴好了口罩和手套,反覆清点确认大家都已待在候机室里,至到踏入飞机大家坐好后还再一次点算人数,确保大家都已经上机。
    这一趟旅程时间比想像中还要长,李姑娘或许因为平日里工作太劳累再加上昨晚收东西没睡好,她在坐好前一秒才兴致勃勃的告诉我要看遍机上的好电影,沾上座椅还不到三秒马上就开始打盹进入准睡眠状态,让认真搜寻电影资料库的我有些傻眼。
    她这种到哪都可以好好睡的习惯着实让我羡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我在身边让她感到很安心,还是因为平日里睡觉的时间太少了,每次搭乘长途的交通工具她都可以完全熟睡,就算把她吵醒,她还是可以在睁开血红的双眼后转头继续睡。
    不像我,严重失眠的都快精神衰弱了。
    听说静坐冥想有助于进入睡眠,瑜珈这种较舒缓的拉筋运动也有助于维持健康和身心平衡,所以我带着科学的研究精神投入了这项活动。
    在协会里经过多月的练习我发现一件事,静坐冥想和瑜珈都有助于维持平稳深沉的呼吸,而平稳的呼吸确实可以让我进入深沉的休息状态。最神奇的是这样的休息状态就像一个不需要调时间的计时闹种,只要满两个小时就会自动醒来,屡试不爽。
    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至少一天里我能拥有一段真正的完全的休息时间,舒缓了因为失眠带来的紧绷压迫感。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